2014.2.28

過了十二點就20歲了

這兩天簽了很多快遞,室友說女孩子長得好看不愁沒有禮物的。

我想去2012年的聖誕前夕,也就是我上大學第一年,我問朋友們討要聖誕禮物,他們都說“沒有錢”,只有一個認識多年的好兄弟回了句:“好!你想要什麽?”我對著手機屏幕喝完整罐青島才回覆:“等放假的時候請我吃一對烤翅”

我覺得很溫暖,我從來沒有求過多麼貴重的禮物,從來沒有。我想要的,不外乎這麼一句毫不猶豫的寵愛。

我說過,我是個甚少撒嬌的人。

2012年的年三十晚,小白在凌晨陪我聊了三個鐘的國內長途,從順德打到北京。他說:“我怕你一個人。”那一刻我想哭,可我承諾過我一輩子都不會在他面前哭的。那時候獨自在北京,大家都在感受著新年的快樂,京城徹夜燈火璀璨,卻沒有人記得我在這裡,連我的家人都忘了對我說新年快樂,卻有一個人,以朋友之名,給我這樣的寵愛。我一輩子忘不了。也許就是這樣一個人才令我愛了這麼久。

很久之後有小天使給我唱歌,有一首歌的歌詞是“我不願讓你一個人,一個人在人海浮沉……”。我拿著手機哭了。我真的不是愛哭的人。

我知道這一生,我再難覓到這樣一個男孩,但我也相信,依然會有人陪我走下去的。

現在我發一條微博留下手機號碼,五分鐘之內一定會有人打進來。是呀,一個女孩,當她年輕並且擁有一定的資本,她身邊不缺乏給予關心的人。然而當她一天天變老,她就會失去這一切。在我戴牙套的那兩年,我就懂得這一切。沒有男孩會去關心一個醜女孩的,沒有。現在會有男孩子說很欣賞我的才華,我也只是笑笑,如果他們見到在昏暗的畫室用畫筆捲起頭髮滿臉油彩髒兮兮的鋼牙妹,我肯定他們看到的不會是“才華”。

很多人問我想收什麽生日禮物,我都說隨便,我都喜歡。於是我收到各種各樣的零食。我喜歡,謝謝你們,但願我不要吃得太胖。室友以為都是男孩子送的,但其實大部份不是,很多是我的四位sis送的。每一年她們都會為我慶生,給我準備禮物,這份愛從來沒有間斷。我收到過最大份的禮物就是她們湊錢送的一隻巨型龍貓,我幾乎抱不動。那時候我的同學還很驚訝:哪個男孩會送公仔給這麼個醜女孩?

最難忘的生日禮物應該是十八歲那年閨蜜們在畫室給我煮了一頓飯,我們一起吃完,她們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即使她們終會有天離開我離開這個地方遠走異國,我依舊愛她們。

不是有些人出現在對的時候,而是有些人在任何時候都愛你。上一年給我送過生日禮物的男孩子都已經從未生活里消失了,他們的愛情太廉價,我要不起,看吧,今年送禮物的男孩明年也不會在。我不是要控訴誰,只是說實話。

我給自己買了幾本書作為禮物,以前姐姐和閨蜜也給我送過書,其中一本《塵曲》改變了我許多,真是一份好禮物。今年我也買了七堇年的新書《平生歡》,她的書使人內心很寧靜。

我總是這樣,不知不覺就寫了一大篇,也就隨便寫寫,不必認真。

生日願望?從十五歲開始就沒有變過,我靠著這份信仰呼吸。但願有天我真的可以放下現世的一切,背起畫板,環遊世界。

我是個留不住的人,是嗎?有些人離開,總有些人留下來,走走停停,時聚時散,今天我幸有你們相伴。

评论(4)

热度(3)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