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她們



 

 

最近把《北京故事》看完了

很早之前看過改編電影《藍宇》,電影刪減的情節非常多,所以看的時候未有很深的感觸

也許這年頭很少有人聽過這本書了,這是一部關於同性戀的小說,主角是一個叫捍東的男人和一個比他小十歲的男孩藍宇。他們通過金錢交易認識,後來相愛,但捍東一直覺得自己是“正常男人”,所以多次和藍宇分手,并開始婚姻。但最後捍東終於在失敗的婚姻里承認自己是同性戀並且依然愛著藍宇,兩人複合。後來捍東身陷官非,藍宇不離不棄,幫他度過這個難關。可最後,藍宇卻死於一場車禍,捍東移民美國,並且開始了第二段婚姻。

捍東說,他不夠藍宇勇敢,他不敢承認。

看完之後我坐著想了很久。他們的悲劇,說清了,就是捍東所謂的“正常人”。社會不接受同性戀,異性戀才是正常的,捍東的家人也不接受,甚至覺得藍宇是變態,想把藍宇逼死。幾十年前的社會這樣,今天的社會依然這樣。

幾年前,有一個小師妹曾經向我告白過,我當時錯愕了很久,因為我從來沒有往這個方面想過。我記得當時我在QQ上回她,我說我很喜歡你,但不是情人那種,我願意一直對你好,但我不會和你戀愛。隔了一天她才回覆我,她問我會不會因為她喜歡女生而覺得噁心,我很誠實地說不會,我從不歧視同性戀,雖然我不是。她說她發現自己是同性戀之後很害怕,她很怕身邊的人知道,怕被歧視被孤立。當時我真的很想抱抱這個孩子,是真的覺得心痛。她做錯了什麽?她和所有人一樣,都有愛人的權利。

後來她舉家搬到了另一個城市,漸漸就沒有聯繫我了。記得最後一次聊QQ,她問我應不應該告訴她的父母,我想了很久,不知道怎麼回覆。如果是我呢?如果哪天我發現自己喜歡同性,我又會不會告訴我的父母呢?那個問題,我最終沒有回答到。

如果今天我再遇到同樣的問題,我會給肯定的答案。如果你沒有告訴父母的勇氣,你也不會有勇氣面對這個世界不善的目光。至少相較起那些歧視同性戀的陌生人,你的父母從心裡愛著你。

有段時間因為我對facebook上一些英文單詞的誤解,把資料上的性取向填成了”雙性戀“,導致有幾個外國的女孩子誤解了。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一個英國的女孩,我問她你的父母知道你喜歡同性嗎?她說當然知道,他們自己發現的。我問及她父母開始時的反應,她說她媽媽哭了很久,也勸過她,但最後還是接受了。這個女孩經常把和父母的合照放上fb,看來他們現在的關係很好。

高二的時候,我在一個粉絲群裡認識了一個東北的小帥哥,因為群裡有很多腐女的緣故,小帥哥不久之後向大家坦白了自己是同性戀,有個外籍的男友。當時群裡的腐女每天都問他很多這方面的話題,我也慢慢開始從這些對話中了解更多他們的日常。幾個月之後,小帥哥說他父母知道了他的性取向,她媽媽哭得很慘。之後他很久沒有上線,群裡的人都很擔心,因為這個小帥哥人很好,大家都是打心裡喜歡他的。到他再次上線的時候,他告訴我們,她父母接受了這個現實,他現在和男朋友很好。

因為學藝術的關係,近幾年我接觸到更多同性戀者——請注意,不是“搞藝術的都是gay",大概只是玩藝術的人思想相對開放,比較容易坦白自己的性取向。有個很帥的女孩子來畫室第一天就坦白自己是雙性戀,她開玩笑說,我已經有男朋友和女朋友,你們不用怕我。那是個非常開朗的女孩,她說她喜歡女孩子多一點,而她媽媽是學心理學的,對於她的性取向沒有表示任何負面情緒,甚至多次邀請她的女朋友到家裡吃飯。她或者是一個比較特殊的例子,我見過最樂觀的例子。後來她還跟我們說,有心理學的研究表明,大多數人有雙性戀傾向,只是自己沒有發現,真正的異性戀只有百分之十幾。這個數據真的有點驚人,不過我並不質疑,就像那個女孩說的”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發現自己喜歡同性,這是一個機緣問題“。

有幾個喜歡同性的朋友都向我訴說過喜歡”直男(女)“的經歷,他們的結果都是遭到對方的厭惡和歧視。你不愛,爲什麽不能好好拒絕,就像拒絕你其他愛慕者一樣,真誠地說謝謝,真誠地拒絕,這麼難?他(她)愛你,和所有愛你的人一樣真心,你憑什麼傷害他(她)?他(她)愛你,真是愛錯人了。

現在在我的朋友里,有不少是雙性戀或者同性戀者,所以我也見證了很多悲劇。現在腐女群體非常龐大,使得很多人誤以為現在的社會環境很開放,以為他們可以被接納,而事實上,他們依然過得很痛苦。同齡人中開始有更多人接受他們,但他們大多數還是無法面對自己的家人。有個男孩說他家人試探性地問他是不是同性戀時,他連思考都沒有就馬上站起來否定,他說他怕,非常怕。還有女孩子說室友知道她是同性戀之後排擠她,想讓她搬走,並且四處說她有HIV。他們就像走鋼絲一樣,遊走在社會的邊緣,稍有不慎就萬劫不復。

我很想為他們做點什麽,但我除了轉發一些微博聲援之外,我什麽都做不了。我只能多傾聽他們的故事,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還有人和我一樣,真心地關心他們的。

後來我自己也因此陷入一些困擾,因為我公開地反歧視撐同志,我被身邊的一些人誤解為同性戀者。也是那個時候,我真真正正體會到他們的感受。我當時的室友四處對別人說我是女同,是變態,在宿舍總是非常防備,好像害怕我把她給怎麼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在校內的朋友圈被破壞得差不多了——萬幸,我也因此知道哪些朋友才是真心的。我終於”說話“了,我在公開場合跟那位室友說,也許我有點腐,但我不是同性戀,即使是,我也不會對你這種人有興趣的。事情最後就是這樣平息了。偶爾還有聽到那個女孩子說在逛街的時候見到兩個男生牽手,長得可醜了,真噁心。在這些人眼裡,不好看的人就沒有愛的權利?有一次我冷笑一下說,我覺得他們之所以喜歡同性也許就是因為你這樣的異性。

原諒我毒舌,我是真的看不過眼。她嘲笑的那些人,也許就是我的朋友。

如果我說我覺得”人人生而平等“,很多人覺得很幼稚吧。是的,有些人出生就是富二代,而有些人則降生在車站的廁所,來到世上五分鐘之後就被自己母親淹死。可我依然相信,每一個生靈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不是憲法賦予我們人權,是”天賦人權“。真的沒有什麽不同,都是真心愛人,只是愛上的性別不一樣,難道這就是罪嗎?他們傷害過誰?到頭來,是社會在肆無忌憚地傷害他們。

真正和他們接觸過,你就會知道他們一點都不可怕也不危險,他們和我們沒有什麽不同。他們一樣善良,熱愛生活。我寫這篇文章,就是想把我所知道的一些現狀告訴大家,讓你們試著去了解他們,接納他們。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他們可以和自己的愛人光明正大地牽著手一起散步,沒有人會用鄙視的目光盯著他們看,他們可以擁有合法婚姻關係,他們可以得到家人的祝福,他們可以領養孩子,他們可以在手術同意書上為對方簽字,他們的孩子也不會遭到歧視。

這一天,會不會遙不可及?

我愿有生之年,可以在中國的土地上見證我的同性戀朋友結為佳侶。

评论

热度(11)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