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

驟然的降溫,今早起床便覺得昏昏沉沉,當時還不以為意,後來不斷流眼水流鼻涕才發現自己是感冒了。好討厭生病,一病起來就做什麽都沒有精神。在英文課上睡了,老師倒是非常體諒沒有責備,自己卻是非常不好意思。授課的是一位年輕的先生,溫文儒雅,確實是很喜歡他的課,入學兩年從未缺席,此番竟然睡過去了什麽都沒聽進去甚是對不起他的認真。今晚原是有課的,七點開始,上到九點半,硬撐著上完第一堂就受不了,只好寫了假條請假回宿舍休息。授課老師是位優雅的女士,雖然不是自己想要選修的內容,未免不太喜歡這些課,但心裡的確是敬佩這位女士對於學術的執著的,故假條也是寫得誠懇點,結果遞上去之後老師竟一臉驚訝,她說教學這麼多年,從未有學生這樣正式地向她請假,翹課的學生甚多,縱使有請假也就是過去通告一聲就離開,未問及是否允許。看到我提及原因是身體不適,她還叮囑一番注意休息。在此之前我從未與這位女士單獨交流過,這番噓寒問暖使我相當感動。也並非大一新生,我自然也知道這些選修課翹課的比上課的還多,給面子的最多也是託人說一聲請假,不來的一聲不吭只要不遇上點名查出勤就權當什麽也沒發生過。我知道,但不代表我覺得我應該這樣做。既為我師長,傳道授業解惑,暫不論我是否熱愛這門課程,都應該尊重盡心教育我的人。我遇到過對課程敷衍了事的教師,對於此類的,我便未曾以十分的誠摯對待,因我尊重師長,是尊重他們的職業與精神,若失卻那份用心又何處值得學生報以敬仰?寫一張假條,簡短百字,僅需數分鐘已足,為何不能夠花上這時間,給他人一份被敬重的欣慰?許是我老套了,可我仍願意有自己的堅守。我不是學霸,我期末考不少科目低分飄過,完全算不上一個好學生,但至少我不允許自己在課上打電話吃零食隨意逃課,我執著于這些,因為我認為這是一種基本的尊重。當然,我不能阻止別人這麼做,我只是這樣要求我自己。愿我永遠不忘母校教導我的準則,六年的中學時代,謝謝順德一中教會我怎樣去堅守。大學四年,我也許和身邊的人一樣,最終只爲一張毫無說服力的畢業證書,但我不希望自己和身邊的人一樣,最終除了那種畢業證書以外,一無所有。

评论

热度(1)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