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很想知道,沒有微博我會不會死

我想不會的

曾經我以為自己沒有手機就會死,但是在手機壞了之後我活了好幾個月,漸漸成了一個很少接電話沒有重要的事情連短信都不會回覆的科學怪人

我太依賴社交了,我想

不開心的時候發條微博,會有很多人去安慰,但說真的,隔著遙遠的空氣網絡,彼此只有一面之緣,甚至根本沒有見過面,誰又真的在意我生活里的喜怒哀樂?說白了亦只是利用別人的客套在自我安慰,想想亦可憐

時間長了,微博私信幾乎每天都收到熟悉或不甚了解的朋友的私信,向我訴說他們當天遇到的苦惱,我總是細心去傾聽,儘管我什麽都做不了。我只是從他們身上看到了自己,既然我無法溫暖自己,那何妨把那點微不足道的溫度都送出去?我沒有大家想的體貼和善良,我只是在自我安慰,不想要看到更多人的寂寞。數十億人的人生彙聚的洪流里,我連自救也無力,又如何敢去拯救他們的生活?

我們都是那麼渺小那麼可悲的存在,渺小到,只要我關掉手機關掉電腦,就如同從未來過這個世界。這就是我們爲什麽不自覺地去依賴網絡。我們只是希望留下一點點痕跡,以證明自己真的來過

我記得我曾經把那句很經典的“如果我消失,誰會發現”發到自己微博,很多朋友留言說他們一定會是第一個發現的--但是,誰才是真正的第一個?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縱使是我的親人,我半個月不和他們有任何聯繫他們也不會覺得不妥,試過有一個月我沒有回家,也忘了打電話回去,我父母也不會追問什麽。我是個很容易玩失蹤的人,我想

印象很深刻是有一次搭晚上的火車從北京回廣州,在火車晚點超過半小時之後乘客才被告知火車將要晚點六個小時,我知道中國的火車是沒有準點過的,但晚點六個小時的事我是真的沒有料想到,在等待的期間我手機沒電了,車站的充電設備擠滿了人,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手機黑屏。在凌晨一點多我終於登上火車,跑了幾節車廂找到了沒被佔用的插頭充電。一開機,好多個未接電話和短信,我回了電話給家人之後登了微博,幾個閨蜜已經在微博瘋狂搜人了,我被一堆at嚇到了。我從沒告訴過別人,當時站在我對面的大媽是以一種看怪物的眼神望著我一臉眼淚的。有人在乎的感覺真的很好。故事至此都是那樣感人,但我今天不打算說一個感人的故事。一年多以後的今天,那幾個曾經擔憂地滿世界找我的閨蜜在中國的不同角落,甚至有人已經不在國土,我以為友誼可以超越距離,我以為我們一輩子都會是閨蜜,結果,我漸漸和她們失去了聯繫,從她們的生活里徹底消失,這就是故事的結局

我高估的是她們,還是我自己?其實我高估了感情

有男孩子在追我的時候說“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只是笑笑跟他說晚安。我沒有辦法相信一個連我微博都不看的男生可以有多喜歡我,他喜歡的,只是我相冊照片。不到一週之後,他開始追另一個女孩,這就是喜歡,多廉價。宿舍的女孩總說男孩子都覺得我要求高,可是我從來沒要求過一個高富帥,我只是想找一個能夠真心對我好的人,不花心並且尊重我生活方式,這樣的要求,我曾經以為不高,但現在我終於是明白,單單是“真心”這一點就是很多人給不起的。人情能夠有多溫熱呢?我不是不相信男性,更不是不相信愛情,我只是有時候把很多事情看得太透,便不會幻想美好

身邊的女孩說羡慕我做起事件分析題總是比較透徹,天知道我有多羡慕她們那份不成熟的傻氣,人越是清明越是找不到自己的立足點。可以選擇,我寧願一輩子都糊塗著,誰都能輕易騙我,這樣至少我不為自己的世界感到那麼可悲

我在年初的時候取消了微博和lofter的關聯,爲了不讓微博的朋友找到這裡,那種因為交情而點的“喜歡”我不需要,那些用以維繫微薄情感的奉承,我不需要。終於保留一個自己的角落,可以躲起來,說說心裡話。更多的時候,我只是在電腦屏幕前欣賞大家的作品,以一個旁觀者的姿態看別人的故事,不評論,不轉載,喜歡的時候點點那個小小的心形

關機

评论

热度(2)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