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 廈門 · 鼓浪嶼

這一趟行程的起源是鴨鴨週六一個衝動的邀請與我衝動的應允。掛掉電話我才想起我還有一份幾千字的報告要在週一上交,我仍未動隻字。在出發前的三個小時裡,我手寫了一份報告,順帶收拾了兩套換洗衣服,坐著看了一章剛到貨的《近在遠方》。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說走就走的旅行”。足跡越遠,越是有份勇敢的散漫與隨性。 

抵達廈門北動車站的時候是晚上十一點半,出租車站還有很多工作人員值班,突然覺得很安心。到了落腳的旅店才開始思考怎麼度過未來的兩三天,無非也是隨意走走吃吃,算不上什麼計劃。 第二天醒來就近去中山路,好奇試了一下土筍凍,很驚喜的口感,再之後在鼓浪嶼遇見了買來吃,味道卻相去甚遠。沒什麼好逛,城市都是相似的,直接買船票前往鼓浪嶼。很多人說鼓浪嶼太人工,是的,但它還是挺美的,就像真實版的微觀森林。



 我們決定在島上多留一天,主要是為了一天之內嘗不完的小吃和相對舒適的環境。作為一名資深吃貨,我對於鼓浪嶼上的食物還是比較滿意的。因了特殊的地理位置,廈門飲食受台灣文化影響很深,很多有名的台灣小吃都能在這裡找到,蚵仔煎算是一大代表。也有廈門自己的特色小吃,像沙茶麵,也是很不錯的。那一個個“中華名小吃”的招牌有點浪得虛名,倒是不知名的小店偶爾能讓人驚喜。有機會品嘗了土耳其拉雪糕,做雪糕的外籍帥哥會給顧客表演,很有趣,雪糕微有嚼勁,口感蠻特別的,個人尤其喜歡它的味道。 

【土耳其雪糕的小短片:http://www.meipai.com/media/346189602】



為了幫朋友買餡餅,一家家禮品店試過去,才在臨走的時候覓到滿意的口味,過程略無奈,我本身不太喜歡餡餅。另一位友人則指定了某家的牛軋糖,我在幾個口味中挑選,始終覺得比不上台灣某本土品牌的香醇,但勝在價格適中。 



在閨蜜的兩次推薦之下還是去了一趟黑貓餐廳,靠著導航在一個面積儘1.91平方公里的小島上找仍然非常困難,明明就在附近,小巷錯綜複雜,一次次擦肩而過。黑貓餐廳是一家過百年歷史的西餐廳,一直沒有離開過白色的公館,時光染黃外墻的白,植物攀緣遮掩,早已不復當年輝煌,反而顯得過分低調謙卑。訂的套餐要提前六小時才有效,只好取消重新點餐,前菜是鴨胸拼水果沙律和三文魚蔬菜沙律,湯是菌菇湯和粟米忌廉湯,主菜點了魚扒拼焗蝦和牛扒,甜點是英式焦糖燉蛋。前菜做得非常棒,特別是水果沙律口感獨特,讓我對主菜充滿期待--然而總是使人失望,七成熟的牛扒竟然煎成了九成,看到服務員很為難,我們也就沒深究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牛肉選料確實很好,肉質鮮嫩,可惜了。幸好甜點也做得不錯,挽回了一些印象分。看著墻上的老相片,古舊的藏品,角落處已經退役的鋼琴,就在這裡,百年之前,殖民時期的大使們一同聚餐,歷史帶給人的沉重質感是食物不能比擬的。 





那兩天我們就是在隨便走走,累了就看著路標尋找回旅店的路。鴨鴨租了一個帶天窗的閣樓,開門之前她說:“我想妳會喜歡的。”一開門我就衝進去,何止喜歡!我曾經在書裡看到這樣一個情節:笑白在羅恩鄉下的小屋的閣樓窩著,守著盜來的《格爾尼爾》。羅恩死後阿白遇到另一個人,他說,他想要一間小屋,一定要有閣樓,有個能開的天窗,養一隻慵懶的胖貓,白天窩在屋頂曬太陽;下雨天漏水,就拿一個小鐵桶接住,跟愛人一起聽滴滴答答的雨聲;晚上躺在床上看星空……那麼多年過去,我還記得書裡阿白描述的這個場景,因為那也是我的小夢想。謝謝鴨鴨的體貼。



晚上她睡著之後我會關掉所有的燈,躺回床上,看著漆黑的夜與閃爍的星,好像又回到小時候,沒有pm2.5那個年代,會把手伸向漫天繁星,猜想遙遠世界的童話。 

早上我們會被透過天窗的陽光曬醒,還有跟溫柔的喚醒方式嗎? 


每次下樓都能遇上店主養的三隻貓,其中有對雙胞胎,一隻粘人一隻高傲,我分辨它們的方法就是蹲下來,伸出手,其中一隻會過來用臉蹭我。




在廈門每天都有很多人好奇地問我和鴨鴨是不是雙胞胎,我們也免不了疑惑到底有沒有這麼相似。 




始終是個文化差異太小的地方,感悟是說不上來的,感覺還好,是個挺可愛的地方,是的,可愛。不如北京渾厚,不如上海嫵媚,不如廣州活潑,卻自有一番風情,散漫,簡單。

一個很適合隨興而至的地方。

 

评论(13)

热度(5)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