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愛(凜似同人文)

HE,接上一篇BE的結尾

(超過字數限制被迫分開)


幾個月之後,松岡的調職申請獲批,在正式任職之前他有一個長假調整,可他在接到通知的當天連夜飆車趕回了首都。

在讀了山崎的信之後松岡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二十幾年來,他一直在等一個能夠懂自己的人,可當他終於等到了,卻沒能好好保護。他的餘生,再也不可能這麼愛一個人了。有幸遇見,竟不懂珍惜,山崎說的對,這是上帝對他的懲罰!他註定永遠背負著罪孽,孤獨一生。

他連續兩周沒有到“地獄”上班,每天在書房裡,一遍遍地讀著那些書,一遍遍地背誦著那些句段,一遍遍地回憶那個男孩。手指還記得撫摸他灰色短髮時的柔順觸感,記得他光滑蒼白的肌膚,記得他瘦削尖細的骨節。他低頭時纖長的睫毛在眼底投下大片陰影,就像蝴蝶的翅膀,微微顫動,淚痣在右眼眼尾接近顴骨的地方,剛好落在翅膀的邊緣……不知不覺,竟然記住了那麼多關於他的細節……

看著重新被擺滿的書架,松岡再次拿出了調職申請書。當初因為某個人的出現想要留下來,如今想要離開也是因為這個人。

他回到“地獄”上班的時候,傷害似鳥的人已經被處決,看著空蕩蕩的囚室,松岡心裡有個位置,也跟著空了。

從未得到過溫暖,就不懼怕孤獨,可是你出現過,讓我有過希望。

調職批准下來的當天,松岡就把辦公室的東西收拾回公寓。

松岡回想起在“地獄”初見時,他低著頭小聲嘀咕的模樣,像極了膽怯卻淘氣的小海豹

他的公寓裡,還放著買給他的小海豹毛絨拖鞋……

他穿著自己衣服時鬆鬆垮垮的樣子,光著腳踩著運動褲的褲腳走在地板上……生病時臉頰通紅的樣子,微張著嘴吞嚥著他煮的粥……

他不自覺把書架上的《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取下來,拿在掌中摩挲。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快速翻動著書頁。

那句劃線的句子:

“His judgement cometh and that right soon.”

這是聖經裡的原話,被作者引用了,翻譯過來就是“上帝的懲罰比預想要來得快”,也正是這個廣為流傳的譯法使松岡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山崎說,似鳥的死是上帝給他的懲罰,他也認同如此。可是當他再次閱讀原句,他敏銳地感知到這也許是山崎的一個暗示!這是一個文字遊戲!如果他猜對了,那麼小愛很可能還活著!至少,在山崎寄出信件時還活著!
一般來說,人會習慣性地以第一語言去理解文字,也就是即使接觸到的是另一種語言,也會本能地在腦中翻譯成母語進行理解和記憶,而松岡就進了這個圈套。

原句的準確意思是:“上帝的審判很快就會降臨”,這就有一個理解上的差異了:上帝的審批即將來臨,也就是還沒發生!

聖經的主題是上帝的愛,而非懲罰,即使是懲罰,當中也包含著愛。

松岡之所以在那一刻找到山崎留下的密鑰,其實有一個前提,就是他不理解山崎告訴他所謂“真相”的“動機”——請允許他用這個詞,作為一名警察,他分析事情有一套不同的思路。山崎是要他難過?可似鳥都已經離開了,讓活著的人永遠背負罪孽活下去,這是多殘忍的事?而通過以往的接觸,他清楚山崎不是那麼殘忍的人,也感覺得到山崎並不至於那麼恨他,加上很重要的是,那天他親眼看著山崎對小愛疼愛有加,他一直是個好上司,那麼似鳥臨終前拜託他保密,他為什麼會因一時衝動違背小愛的遺願?

這些問題松岡想不明白,但自責的情緒讓他選擇了忽略,直到這一刻。
在路上他撥通了山崎的電話。

“他在哪?!”

對方沉默了幾秒:“對不起,沒明白你說什麼。”

“山崎,你還是心軟了。”

更長久的沉默,雙方都沒有掛斷。

“原來的病房,有本事你就來。”

山崎說完這句話就掛斷了。

 

松岡連續開了六七個小時的車,沒有任何休息就直接開到了最高軍醫院。

再次被卡在十五樓的安檢處。這次,沒有山崎的幫助,就算松岡把身份證警員證通通押下來安檢人員也不放行。

清冷的早晨,松岡額頭上卻全是汗。

小愛還活著!他迫不及待地想見到他,抱進懷裡,好好確認他的心跳和呼吸!

就隔著一道安檢的關卡,他的小愛就在那裡,卻無法相見。

“我愛人在上面!放我去見見他好嗎?就幾分鐘,讓我確定他沒事就行!”

“夥計,你是不是找錯地方了?上面都是男同事。”

“沒錯,是男的,似鳥愛一郎,你查查。”

“咳咳,我們不便透露任何關於病人的信息,希望你理解,頂層的都是身份非常重要的同事。”

小愛,你聽,你現在是一名非常厲害的警察了,真替你驕傲。

以松岡的脾氣,他應該強行衝過去才對,但此刻的他異常平靜。知道小愛沒事他心情就很好,即使很焦急想要見到他,他也不會再由著性子胡來了,小愛需要好好養病,他不能在這個時候搗亂。既然山崎讓他自己想辦法,那肯定是不會出手幫忙的了,他更要冷靜下來思考對策。

坐了一會,松岡離開了醫院,去超市買了一堆食材回家。醫院的飯菜不知道好不好吃,他想親自煮了拿給小愛。記得上次小愛生病時很喜歡吃自己做的菜。

午飯時分松岡提著食盒又出現在十五樓。

“麻煩你們幫我送去給似鳥愛一郎好嗎?”

“夥計,很抱歉,我們不可以隨便送東西進去的。”

意外地遭到拒絕……

松岡咬咬牙,做了平生第一次的“收買人心”。

“我不想帶回去,要不你們吃了吧?”他邊說邊打開食盒,瞬間就飯香四溢,負責安檢的同事都吞了下口水。不得不說,松岡做菜很有一手,小時候父母工作極忙,為了照顧妹妹而學做菜,小江嘴刁,竟無意間練就了他的好廚藝。

客氣了幾句大家就拿起筷子吃起來。自己都還沒來得及吃飯的松岡一直忍著等他們吃乾抹淨。

唉……特地為小愛做的飯菜,就這麼被一群餓狼消滅了。

晚飯時間,松岡帶著兩個食盒來,帶著一臉悲哀和兩個空食盒回家……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一周之後,同事們估計終於吃到不好意思了,主動提出幫忙帶飯上去……

守得雲開見月明呀!

而松岡不知道的是,為了保障似鳥的安全,這幾個月來,他的飯菜都由山崎親自把關的,也就是,松岡做的食盒,首先送到了山崎手上。

山崎挑眉,開了,嗯,挺香,盡職盡責地,吃了。

松岡凜,再加油吧。

於是松岡拿回的食盒上面附了張紙:“明天我要吃烤雞腿配土豆泥,記得要加燒汁,再來碗湯吧”

山崎的字跡……

山崎宗介!你當這是外賣專線呀!

偏偏山崎就吃準了松岡怎麼不爽,為了似鳥還是會乖乖做。

第二張紙條:“吝嗇鬼,飯堂的分量都比你多。下一頓要吃青咖喱,再下頓生蠔,你提前準備”

松岡握拳:“山崎宗介!你拿飯堂的豬食和我做的料理比!你頭大水牛!”

但是,下一頓還是送去了青咖喱,再下頓是清燒生蠔配芝士焗意粉,再再下頓是紅酒煮青口配烤麵包蘸忌廉湯……

山崎在等著松岡發飆,然而松岡乖得可怕。

“山崎先生,真羨慕你,每天的便當都這麼香,女朋友好賢淑哦!”似鳥吃著醫院的標配健康午餐,和坐在一邊吃“愛心飯盒”的山崎聊著天。

山崎不以為然地看看今天的菜式:玉米羹配飯。

“不想吃了,跟你換吧。”說罷就直接換過來了。

唉,果然還是松岡煮的好吃很多,不過都白吃半個月了,怎麼也要改善一下病人飲食的,總不能都進自己肚子。

似鳥大口大口地吃著,滿嘴飯菜地說著:“這麼好吃居然不想吃!太過分了!”

等似鳥風捲殘雲之後,山崎看著窗外開口:“似鳥,你有沒有聽過一個故事,騎士愛上了公主,公主跟他說,如果他在城堡外站一百個晚上,她就嫁給他,騎士站了九十九個晚上就離開了。你覺得是為什麼?”

似鳥微笑著:“如果公主真的喜歡騎士,怎麼捨得讓他站九十九個晚上。”

山崎沉思了一下,也笑了。

松岡凜,你好好珍惜吧,遇上這孩子是你福分。

“我明天再來,好好休息。”山崎餘光掃了一眼似鳥床頭放著的《The Elegance of the Hedgehog》,走出了病房,下樓乘電梯一路走到精神科,主治醫生見到他點頭微笑:“山崎長官,怎麼來了?”

“我想了解下似鳥愛一郎的情況。”

“哦,他這幾個月都很積極配合治療,現在情緒樂觀很多了,你應該也注意到的。”

“他現在適合見以前的朋友嗎?一個他曾經喜歡的人。”

“怎麼說呢,見一下朋友,得到對方的關懷對他病情是有幫助的,但也要視具體情況而定,也有可能這個人會勾起他對往事的回憶而產生負面情緒,我的建議是交由他自己決定見不見。”

“好的,謝謝醫生。”

“山崎長官,”醫生猶豫一下,笑了笑,“心結解開了才有勇氣愛下一個人,解鈴還須繫鈴人。”

是嗎?山崎只是笑笑。

第二天,松岡拿著一盅花旗參燉雞湯、一道冬菇蒸肉、一道清炒菜心出現在十五樓的時候,山崎挑了下眉毛:“真慢,頭頂著食盒站著等我。”

松岡白了他的背影一眼,把多做的蒸肉餅遞給安檢的同事。他每天除了給山崎做飯,還會多做一點給安檢的同事當加菜。松岡心裡打著算盤,即使山崎不幫他,他每天這麼收買安檢人員的胃,遲早他們也會放他去見的,他當然不是“日行一善”的主。

“似鳥,百郎來過,你在做治療,他說改天再看望你。”

似鳥笑笑:“這傢伙。”

也是案件結束似鳥才知道百郎的全名是“御子柴百郎”,與當初組織“肅清”時他開槍保護的那名臥底同姓,百郎不惜入獄,就是想替御子柴家的長子報恩。結案了,他近期也終於刑滿出獄了,唉,真是傻瓜。

“還有一個人也來過。”

病床上的似鳥愣了一下,馬上明白過來:“山崎先生……”

“他猜到了,事實上,他來了有一個多月了。”

男孩低頭想了一下,忽然明白為什麼昨天的玉米羹味道似曾相識……那就是,他每天都送飯給山崎先生?又或者應該說,他每天都來看望他,只是自己不知道?

“似鳥,我一直很後悔當日沒有阻止你,讓你受那麼多苦。”山崎倚著墻仰頭沒有看似鳥,緩緩地說著,像是對著上帝懺悔,“我後悔兩年前我沒有把這一切告訴松岡,或者這樣他就能早點找到你,保護你。都是因為我自私吧,我太自大,我以為憑我的能力就能護你周全,我對不起你。”

“山崎先生……”

山崎沒有理會他,繼續訴說著:“我寧願你把所有事都歸責於我,而不是自己。你做了一件非常偉大的事,上帝把槍交到你手上,你用它保護了無罪之人,懲治了惡靈,所以你是英雄,而不是罪犯。似鳥,你是我見過最善良的孩子,我祈禱你的餘生都可以得到愛和寬恕。”

似鳥看著山崎的側臉良久。

“山崎先生,請他離開吧。”

那天之後,松岡依然每天送飯過來,他並不知道似鳥跟山崎的對話,山崎依舊每天點餐。

直到明天松岡要到刑偵處報到,沒有時間給山崎做飯了,山崎也沒說什麼,只是告訴他照舊會被編到自己手下,但是中間還有一級長官,不是直接隸屬。

已經幾個月沒有穿警服了,小江提前幫他把制服熨得筆挺,上身效果非常英朗。不同於幾年前初次報到的青澀,現在的他更多了幾分成熟男性的內斂,一路走過來引起了整個警署的側目。

雖然幾年沒回來,對於警署的佈局還是記得非常清楚的,他很快就找到直屬上司的辦公室,敲門進去:“Morning, sir!”

“Hi,凜。”

松岡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看著面前甜甜地沖自己笑的見習督察,

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重逢。第一次看到他穿警服,比想象中還要清俊。

“長官,冒犯了。”松岡上前緊緊抱著他,感受著他的每一下心跳,好像再次活過來了。

辦公桌上的牌子寫著“Aiichirou Mastuoka”。

終於可以站在離你更近的位置,凜。

 

THE END

THANK YOU!


 

備註:1.引用原文較多,翻譯有些來自網絡有些自己翻譯,可能不準確,望見諒。

      2.關於<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的內容均摘抄自電影對白,我並沒有看過原著,可能某些句子原著並沒有,未查證。

      3.因為從小看TVB大,警察的內容大多以特區警察為原型,偏離了日本警察的設定,非常抱歉。

      4.關於劇情的一些細節補充一下:似鳥為什麼有松岡的電話號碼是有提示過的,松岡曾經把快遞放在桌面就離開了,似鳥可以從上面直到他的私人號碼以及聯繫快遞公司送走松岡的藏書,然後焚燒大量紙張造成燒書的假象。當然我也注意到一個bug,似鳥能不能在短時間內找到這麼多沒用的紙張來燒?可不可以這樣想:似鳥打電話給快遞公司的同時索取了大量包裝用紙?不過這點還是不太合理的,數量遠遠不足,所以在松岡清理的時候應該會起疑的,但是處於盛怒中的松岡並不會冷靜下來仔細想。

      5.還有就是關於為什麼要設定松岡為一個文藝青年,一來是我的個人偏好,二來是希望通過“soulmate”這種感受來加強兩人的聯繫,更多精神上的交流,而不僅僅是荷爾蒙作用。也更好地解釋松岡一直單身的原因,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刺猬的優雅》?松岡就像裡面的門房一樣,需要一個人走進他的小花園。

      6.另外關於所出現的書籍和電影有想要了解的歡迎評論,我可以給你安利下w~

      7.關於轉載:不要商用和二次修改哦~然後希望可以註明作者,能夠聯繫的話最好告知我一下吧,需要打包的可以評論或者私信留下郵箱^w^感謝你的喜歡!



评论(6)

热度(6)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