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雜文

                                         當我無法安慰你,或你不再關懷我

            請千萬記住,在我們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隻白鷺鷥飛過秋天的湖泊

                                                                                                             --七堇年<四月裂帛>

 

      翻著以前摘錄下來的文句,每次讀到這句詩,托著書角的指尖便忍不住停頓.

      沒有華麗的修飾,七堇年的文字輕易牽起人心深處的哀.

      

     在親密的日子,誰會預料到終有一天,我無法安慰你,你不再安慰我?

     在你煩惱的時候,若你來電,我會在接電話之前關閉電腦屏幕或者放下手中的筆,無論是畫筆還是圓珠筆--你知道,我不輕易被打斷,可我知道你需要我了.

     我盡我一切言語安撫你,試圖給你一個可以躲起來哭的港灣.我一直努力著.

     可何時開始,在我自己失落時,我握著手機,不敢撥通你的電話?

     我怕我打擾到你,我怕你不耐煩,我怕......我不知道我到底怕什麽.

     爲什麽會走到這一步?

     甚至沒有過爭吵,而在我的內心,你依然重要若初,可爲什麽,我們慢慢走遠了?

     在難眠的深夜,我悄悄溜出宿舍,對著或孤寂或絢爛的夜空,悵然若失.經營著要與你說的對白,句句斟酌.可最後,我把耳機塞進自己空虛的耳孔,聽著藍調走回宿舍.

     我再不願承認,事實亦已是如此.

     我一直是個冷感的人,你亦對此抱怨過.可我一直珍惜著你,以我生命僅余的熱情,不多,卻是我能給的全部.我想要溫暖你,可我太微薄.而當我自己想要靠近一點熱源時,我會膽怯,結果迫使自己學會撫慰自己.

     沒有幾個人走進過我的世界,這完全是我的問題,我總是笑,可我其實孤僻.願意和我做朋友的人很多,可我願意傾訴的人很少.

     所以在我發現我不敢向你傾吐時,我那樣彷徨.就像在無人的十字路口失去方向,抬頭發現夜已深,路燈昏暗.

     我從來不敢主動索取憐愛,我要不起又何必為難他人?本就不是討人喜愛的孩子,我行我素.早就在人情冷暖里學會自舔傷口.偏偏你出現,給予那麼多我從未敢奢望的關懷.如今回憶,總忍不住感激你體貼入微的愛,你如同熱陽,以不可抗拒的姿態融化我.

     在我真心接納你的時候到如今,我都沒有預料過這一天.當我意識到的時候,無力感隨著血液流遍身體的每個角落.

     我不願失去你,我亦沒有失去你,可有什麽在變化,我蒼白的語言無法表達.

     當我無法安慰你,或你不再關懷我...

     人們習慣怪罪歲月蹉跎,阻隔人心,我卻不認同這是時光的罪過.多少人能夠相伴至終老,時間毀壞他們原本青春美麗的面容,可亦無能把感情的細線磨斷.我想,這大概是我的過失.是我不夠關懷你,又或者該說是我不懂得表達我的關懷,才使彼此的世界漸漸失去聯繫.

     道歉是那樣蒼涼又無力的字句,我們都不需要.

     我仍然愛你,並且堅信你亦如此.只是我們還不懂得怎樣去彌補這一切.

     只愿某天,我再度感覺失落無依時,可以毫無顧忌地靠在你懷裡索取溫暖.

     我的冷感使你心冷了吧,我愿學著如何付出溫度,在往後的歲月里,在我們都會老去的歲月裡,試著主動擁抱你.

      當我無法安慰你,或你不再關懷我...若真不得已走到這絕路,請千萬記住,在我們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隻白鷺鷥飛過秋天的湖泊

 

 

--二零一三年四月中旬

评论(2)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