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days,afterlife>

<24days,afterlife>

chapter 11 --  the fact

    

    

     小落的病一點起色也沒有,我在醒來後的一個小時終於下定決心要自己想辦法叫醒她--只能通過那隻兔子.之所以要思考一個小時才下定決心是因為考慮到一隻會動的毛絨兔子是很嚇人的,畢竟現實與電影不同,我的傻瓜雖然比較神經大條,也不至於能接受這麼詭異的事件.

   不過她還病著,迷迷糊糊的,到她清醒的時候大概就會以為自己做夢而已.

    我爬回床上去搶她的兔子.沒想到她即使在睡夢裡依然死死抱著兔子.我現在很難使勁,力度很難控制,好不容易抽出來一點她又拉回懷裡抱好.傻瓜,什麼時候佔有欲這麼強了?怎麼以前不見你這麼緊張我?!

   好吧,這個時候我不應該嫉妒一隻兔子.

    她的臉因為體溫的上升而發燙,紅得像個蘋果一樣.就是連病了無意識也能讓我情迷,真拿她沒辦法.與其說她是我命定的人,倒不如說她是我命定的劫,改變了我的生活軌跡.我原以為自己會一輩子當一個乖兒子,像哥哥一樣沿著爸媽設定好的道路走下去,考雅思,到美國讀兩年經濟學的課程,回來公司當爸爸的助手,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生一個兒子,一輩子不愁吃穿,在年老的時候把從爸爸那裡接手的公司股份轉給兒子......

    然而我死前只是個"奮鬥中的"普通白領--可我那麼感謝我能夠用即使中了這個可愛的劫.看吧,當人內心滿足的時候,他會把物質看得很輕.

   有你可失去我一切.

    也許你現在正牽著一個漂亮女友的手在笑我誇張矯情,我只能告訴你,你之所以會這麼想說明你不如你想像的那麼愛你身旁的女孩--你還沒有遇到你的劫,當你遇到,你會懂得一切都屬實.

   忙活了大半天都沒能成功搶到兔子,我有點氣急敗壞了.

   "藍小落,乖,回來......"

   又是這樣......可她下一句話讓我不由得停下動作.

   "連你也要離開嗎?"

   話語非常清楚,毫不含糊,我直覺她可能開始清醒了.我猶豫片刻又開始搶她的兔子.

   "藍小落......不要......."她的話有點慵懶,但確實不像是夢話了.看來她有反應了!

   我用力一扯,兔子終於掙脫她的懷抱飛了出來.

    她皺了下眉毛,繼而緩緩睜開眼.那雙眼睛眼神迷離,茫然又悲哀.若非親眼所見,你不會相信世間上竟有這樣的眼神,緊緊一瞥便令你憐憫心痛.

    "藍小落..."

    豁出去了!我拎起了兔子.在小落的眼裡就相當于兔子凌空躍起,應該是挺嚇人的,但不嚇嚇她怕她又昏睡過去--我對於有人突然探訪發現她病了已經不抱任何希望.

    她果然爬起來,跪坐在床上,抬頭看著詭異的兔子,眼裡充滿驚訝.

    "藍小落?"

    我以為她會尖叫,而事實上我的傻瓜基本上不懂得尖叫,即使看恐怖片怕了她也只會倒抽氣.我起初以為她不怕,可往往看完后的幾個星期里她都害怕晚上起床上廁所,每次都要拍醒我,讓我背對著開著門的衛生間替她"驅鬼".有場電影里的一個經典鏡頭是一個女人轉過頭來滿面是血,她看完之後的一個月里我都要閉著眼面對開著的廁所門"驅鬼".在她眼裡,我藍智就是超人就是金剛就是悟空就是神獸,肩負著降魔殺敵的重責.雖然當時很不樂意,但是回想起那傻瓜的膽戰心驚的表情又覺得很有趣,最重要的是她這麼依賴我讓我很滿足.

    我試過問她,既然怕爲什麽要看?她就說我怕你不怕嘛,而我有你.

    嗯,你有我,所以不需要害怕.

    爲了配合氣氛,兔子點了點頭.

    她又倒抽氣了.我以為她會落荒而逃,可她卻假裝鎮定地坐在原地:"你是不是有什麽要告訴我?"

    聰明!我想告訴你你有病,該去看病了--這不是玩笑,沒看到我一臉嚴厲嗎?

    我想著該怎麼傳達這麼複雜的信息,畢竟不像"你好","再見","我愛你"之類的隨便比個手勢就可以表達.

   最後我把兔子放在櫃子前方的地板上,小落馬上走過來:"你想幹什麼?"

    我只能比出一隻手指指櫃子,示意她打開.

   她壓低聲音:"裏面...有...鬼?"

   暈!一隻會動的毛絨兔子在你面前你都不害怕你現在來怕鬼?!它本身還不夠詭異嗎?!傻瓜的腦子裝什麽平常人真的沒法理解,我不是平常人,所以我能接受,她想像力比較豐富.

   兔子搖頭.

   "你要進去?裏面有時光機?"

   傻瓜,這是兔子不是哆啦A夢!哪來的時光機?!

    兔子繼續搖頭,伸手拍拍櫃門.

    "你要我打開它?"

    兔子終於點頭.

    "可是會不會一打開把我也吸進去的?對了,你是兔子哦!會不會像愛麗絲漫遊奇境一樣出現兔子洞的?"

    我怨恨前段時間上映的那部3D電影!我的傻瓜現在都要準備好掉進兔子洞了!一會兒還會有會笑的貓和殺頭的女王......

     不管怎麼樣,她總算是小心翼翼地打開櫃門了,她抓著櫃門探頭往裡瞧,像極了童話故事里好奇的主人公.

    "沒有時光機,也沒有兔子洞呀."

    兔子指指面前的藥箱.

    "體積這麼小?好高科技......你是22世紀還是更遠的未來過來的?"她把手上的動作放輕,慢慢打開藥箱,同時眯起眼睛,仿佛一會兒會像潘多拉的盒子開啟一樣,發出刺眼光芒,然後跑出一大堆未知物.

    什麽都沒有發生,她顯得有些失望.

     傻瓜終究是戒不掉那股孩子氣.都二十歲的人了,還這麼富有想像力,看來中國的教育體制沒有扼殺她的童真--也有可能是她小時候比現在還要天真一百倍.

    接著兔子無奈地指指退燒藥.

    "你要吃這個?時間膠囊?"

   兔子搖頭,指指她.

   "我吃?可是我不打算穿越時空呀."

    兔子氣急敗壞,只好不斷重複剛才的動作.

    許久之後,小落將信將疑地到了被開水服下藥丸.

   終於成功了,可把我累死了.如果現在天使過來時差情況,恰好見到我捏著兔子揮舞的樣子一定以為我瘋了.

    "怎麼還沒有反應?"她湊近兔子問.兔子則伸手去摸她的臉.

    奇怪,我的手突然感覺到她皮膚的細膩質感,是肌肉的記憶嗎?還是我能夠藉助兔子去感受她?也就是說兔子是我和她接觸的媒介?

    我很欣慰的是她似乎不太怕這傢伙了,我或許能夠一直通過它和小落溝通!是天使的安排嗎?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害我浪費了那麼多時間!今天已經第十天了.......

    "藍小落,我好像有點困了,是不是起效了?"

    是,但效力不是讓你穿越.

    她又倒在床上了.我把兔子放到她旁邊,一陣,她就在迷蒙間伸手把兔子撈進懷裡抱好.

    下午三點左右我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扯兔子逼她起床,用相同的方法叫她吃東西.她似乎開始明白兔子不是要帶她穿越,而是在安排她的起居.

    由於藥物的作用她很容易犯困,吃完東西沒多久又倒回床上了.兔子伸手去摸她額頭,我的手心真的有感覺!我仔細記憶著...還有點燒,但應該沒有大礙了.

     晚上的時候她被兔子叫醒,叫了粥店的外賣.她的精神似乎好多了,思維也漸漸恢復.

    "藍小落,你是真的,還是只是我的幻覺作怪?"

    兔子迅速點頭.

    "你,爲什麽突然現形?"她頗為認真地問.

    兔子半天沒動,最後飛過桌子,親了一下她.

    "你..."她閉上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有淚水沿著眼角滑落,"阿智?"

     兔子沉默了.我該怎麼回應?

    最後,兔子鄭重地點頭.

    小落一把把它抱進懷裡用臉去蹭:"我沒有做夢吧?!真的是你!我總是夢見你回來了!我知道你沒有走的,我明明能夠感覺到你!你爲什麽一直不出來,害我一直哭!討厭!恨死你了!壞蛋壞蛋......"

    便宜了蠢兔子!

   可是我的臉竟隱約感覺到她撒嬌蹭我臉蛋時的熟悉觸感,我寬恕蠢兔子--不,現在是小落的"阿智"了.

     

评论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