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days,afterlife>

chapter 10 -- sick

   我們在海灘睡了一夜,第二天八點多的時候小落才醒來坐公交回去.我們錯過了海上日出,不過這幾天陰雨天氣估計也看不到日出.

    上年秋天我剛轉正,公司給我放假幾天準備投入新的工作,我就上網搜到了這片海灘,帶小落來看日出.我們在海邊搭帳篷露營,結果玩了整整一夜,累得睡著了,連鬧鐘也沒有叫醒我們.之後也有再來,她說要過來這邊寫生,每次畫到一半我就逗她玩,所以沒有一次是帶著成稿回家的.我們沒有再來等過日出,因為我的工作越來越忙,一般情況下都不允許在外過夜.我欠她很多旅遊,都還沒還上.

    原本這個月末我有假期,答應和她去一趟雲南的,她說要親自找尋一下香格裡拉的迷人之處.我們還為坐火車還是飛機產生過分歧.我不在了,她還會繼續旅途嗎?她終於能夠如願坐火車看沿途的風光了,但是她仍然愉悅嗎?

    整條公交線從一個起點坐到終點站.

    回到公寓之後她抱著蠢兔子倒頭就睡.

   她睡了很久,估計是坐車累了.

   到了午飯的時候還沒見她起床叫外賣,我才意識到不妥.我伸手去摸她的額頭,可是我失去感覺,除了嗅覺其他都喪失了,我不能確認她是否發燒了.她蜷縮在床上,抓著薄薄的毯子,死死擁著那隻兔子.我的T恤對於她來說太寬鬆了,她瘦削的肩膀從領口滑了出來,那一處白皙的肌膚暴露在三月微冷的空氣中,我隱約見到她微微顫抖了一下.

    她嚶嚀一聲,眉頭略微皺起,是做噩夢了嗎?還是病了很難受?

    回憶起這兩年的冬天她發燒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要看醫生吃藥,就是躺在宿舍里一直睡.兩年前,也就是我們相識的那年,那時候她還不是我女朋友--從夏天追到冬天還不是我女朋友,我不知道是我進度放得太慢還是這傻瓜特別遲鈍.我一直沒有告白,因為我摸不清她對我的感覺,我怕太突然的表白會破壞我們之間苦心營造的和諧氣氛.我們幾乎每天都在午後的"afternoon&coffee"碰面,阿木幫我打掩護,我會偷懶過去和她聊天.是的,每一天都很愉快,直到我離開前,我和小落仍然以這種輕鬆簡單的方式對話--很多時候我感覺我們更像知己,又或者是走過了漫長歲月的老夫婦.我想我們會一直這麼走下去的,甚至沒有多餘的爭吵,平平靜靜,安安穩穩.轟轟烈烈的愛情固然深刻,可是我給不起,她也不需要.

    冬季的某次,她連續幾天都沒有來,我很不安.向師妹們打聽,才知道她病了.那時候她當然是住在大學公寓里,我們上年初秋才一起搬出來的.

    因為在學弟學妹中人氣還不錯,而且不少學弟知道我有意于她,都在背後幫過不少忙--我很早就暗中在學弟群體里散佈消息自己要追她,類似于圈領地.像她這麼可愛的新生在這個帥哥隨處可見的校園里相當危險,我只能通過我在眾多學生組織中建立的地位來"宣示主權".如果有流言傳到她耳邊自然更好,那樣我就可以省去自己告白,也可以免去被拒絕的尷尬--可顯然我的傻瓜在學校里太乖,根本不聽校道消息.

    有學妹主動幫我溜進了女生宿舍,並且事前幫我確認了她的室友都去上課了.我有點怕貿然進她宿舍會被她看成流氓,所以我要裝得無害一點.我帶了一杯玫瑰奶茶和一件藍莓芝士蛋糕過去"探病"--這不合理,但是店裡就只有蛋糕和飲品,我偷走出來也不夠時間去買個粥什麽的.

    沒有鎖門,我象徵式地敲了幾下就走進去了.她睡上鋪,我走過去輕聲叫她:"小落......"她竟然直接翻轉身不理我.我有點不爽,直接爬上去叫她--這行為真流氓,我當時也沒注意.結果我還是沒有成功叫醒她,我灰溜溜地放下禮物匆忙趕回去上班.

    下班之後已經很夜了,我到學校附近賣夜宵的粥店打包了一個粥底過去看她.晚上女生宿舍管得很嚴,我只好在樓下打她電話.她接到電話明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下來了.她就披著一件大毛衣,在胸前打個結,腳下還踢著毛毛鞋.意外地隨便,卻使我覺得很舒服.據說會把邋遢的一面展露給你看就是信任你.我也曾以為自己喜歡精心打扮的女孩,慢慢才發現簡單的女孩相處起來會舒服很多,彼此都不需要偽裝,在對方面前能夠大膽做自己.

    我把粥遞給她,她說著謝謝就直接坐在臺階上吃起來.我也跟著坐了下來,地面很冰冷,我想到她還病著,就叫她拿回宿舍吃--儘管我並不捨得她這麼快走.她搖搖頭繼續吃.她裏面只穿了一件單衣,我猶豫了一下,伸手把她摟住:"冷."

   她也沒有注意,邊吃著邊含糊地說:"嗯,你在這裡吹風吹了這麼久,冷就摟著我吧,我發燒可暖了."

   她的話讓我很無語.哎,這傻瓜要有多傻?

   她快吃完才說:"你在哪家買的粥?居然沒有肉..下次別再光顧了."

   徹底無語......我是以為她發燒胃口不好才特地買粥底,清淡一點.我終於沒忍住笑出來:"你就像只小獸一樣,吵著吃肉."

   她委屈地咬著勺子看我:"我今天就吃了一個蛋糕而已,餓死了......你還有吃的嗎?"

   我能認為這是在勾引我嗎?我湊近她,一臉可憐地回應她:"你吃我吧."

   "好..."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把她的話堵回嘴裡.舌吻?不,我還是需要給她一個接受的過程的.幾秒之後我離開她的唇,玩味地看著她:"味道如何?"

   "......"她整張臉都紅了,我很辛苦才忍住沒有再次吻她.怎麼會有這麼傻這麼可愛的生物?

    "嗯?"我沒有放過她.人在生病的時候情感比較脆弱,容易對他人產生好感和依賴,我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還行,"她又可憐巴巴地看著我,"可我真的餓了."

   結果是我讓她回去穿上外套,帶了她出去吃夜宵.她吃得很滿足,期間我們都沒有再提起那個"惡作劇之吻".

   現在我面前的傻瓜又病了.上年冬天她病的時候我請了一天假照顧她,.她病的時候很虛弱,輕輕一推就會倒,可你就是不忍心這個時候去欺負她.吃藥什麽的都要我親自叫她起床吃,吃完她又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怎麼辦?沒人叫她她就會一直睡.

   我推著她懷裡的蠢兔子試圖叫醒她,可我手都酸了,只聽到那傻瓜含糊地嘀咕一句:"藍小落,別動......"

   哎,我能做的只能等了,等她餓到醒來.

    下午她終於餓醒了,在冰箱里翻東西吃,嗅了嗅,還沒餿的直接撈成一碗放進微波爐里熱.她走路的時候也是搖搖晃晃的,我緊緊跟在她身後.真是讓人不放心的孩子,狼吞虎嚥地吃完之後就倒回床上了--好吧,樂觀點看,她至少知道要吃飯.

   然後她一直到深夜都沒有再醒過.估計是很辛苦,她偶爾發出喃喃幾句不成句的話,語無倫次,後來越來越不清晰,我很焦急,偏偏焦急一點用都沒有.我只能期待明天她能有所好轉,清醒一點,起來吃點藥,或者有人打電話給她發現她病了.

   "阿智......."

   我終於聽清了兩個音節,可我不知道她後面說的是什麽.是不是在半醒半睡之間她走進了回憶的門?

   我以為我能照顧你到老,在你病的時候可以像這樣牽著你的手,為你熬粥,給你喂藥,一直到老,到你我都白髮蒼蒼,我仍要親自看護生病的你,我以為......



附:嘗試用ps做圖,用得不熟,超渣,勉強看看吧

评论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