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days,afterlife>

chapter 9  -- moon night

    "孩子,起床吃早餐吧."媽媽的敲門聲驚醒了發呆的小落,她走過去開門,禮貌地向媽媽問好,然後跟著下樓了.下去的時候哥哥剛要出門,嘴裡叼著麵包,一手提著公文包一手拿著牛奶.我知道她會把牛奶原封不動地帶到公司給他的下屬--他討厭喝奶製品,但媽媽會強制要求他喝.

   見到小落下來,他點點頭然後打了個手勢讓她等等,他吞完麵包之後拿紙巾擦乾淨嘴才說:"需要我載你一程嗎?我剛要上班."

   媽媽馬上打斷他:"瑞,你快去上班,爸爸今天一早就回公司了."

   "抱歉,失禮了,我沒有這個意思."哥哥急忙解釋.

   我的傻瓜什麽也沒懂,呆呆地站在那裡.我媽媽是在責備哥哥的問話不恰當,像趕客人回家一樣,可誰都知道他只是出於好意或者是純粹的客氣.媽媽從小就在禮節上嚴格要求我們,結果就是我哥哥成了社交能人,我成了社團達人.

     早餐之後小落就向媽媽請辭了,媽媽很緊張,以為是剛才哥哥的話得失了她,很誠懇地道歉并且邀請她再留幾天,可是小落拒絕了,她說她還要上課,媽媽也就不好繼續留她了.

     但她還是請小落留下來吃完午飯再走,她主動提出幫小落請半天假,逃課幾天的傻瓜馬上心虛,低著頭戳手指--做錯事被揭發時她就會這樣,那樣子傻得很可愛,可憐巴巴的.她推脫說今天早上沒課,下午才有,媽媽也沒追究下去.她大概覺得小落只是和她不熟悉所以顯得緊張罷了.

    午飯之後媽媽就逮住要逃回房間的哥哥讓她載小落回家--看了飯桌上爸爸的臉色我就猜到他在工作上出了點問題,爸爸處於火山爆發的邊緣.以哥哥的謹慎,他不會犯太嚴重的錯誤,但是爸爸媽媽對他要求非常嚴格,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

    哥哥如獲大赦,拿起車匙就到車庫開車了,嘴上還是淡定得很:"請你到門口等我一下."

    回到我們公寓樓下之後哥哥終於說話,還是那種疏遠又禮貌的語氣:"你需要幫助的時候可以找我,你有我名片."

   "嗯,謝謝."

    我跟著她下車,卻見到哥哥抵住車門:"謝謝你照顧我弟弟."

    小落意外地沒有回應,轉身走了上去.

    哥哥......

    如我所料她下午也沒有上課,她開始捧著她那些厚厚的畫冊在看,只是翻了幾頁之後就在某處發起呆.我湊過去把頭枕在她的大腿上.往日的愉悅僅是我一個人的溫存.

    她突然站了起來,我的頭磕到地板上了--現在沒痛感也是一種幸運.

    我看到她畫冊打開的那頁是印象派的一幅畫,是莫奈還是誰的,我不太肯定--我本身就是理科生,和小落那種藝術生在這個方面相差甚遠.我甚至不能完全肯定這幅畫是不是印象派的,而她可以準確辨認數千張油畫.

    人家說"腹有詩書氣自華",她腦子里有那麼多畫怎麼還是那麼傻呢?不過無法否認的是她有能夠吸引住我的氣質,一種如水般的平靜與清澈.

   她闔上畫冊,換了身衣服,套上我另一件白T恤,換上一條短褲就出來了.這種裝扮絕對不會是要會學校或者出去吃飯--最多只能是散步吧?我看了看窗外,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我轉過去看了看牆上的鐘,原來已經七點多了,這邊交通不太方便,她晚上一個出去我始終不放心,加上她現在精神不集中,容易出事.

    我在她打開門之後馬上衝到門邊--那層玻璃又出現了!

    我必須試驗一下昨天的猜測!於是我趁小落回房間找鑰匙時推倒了床上的蠢兔子.小落望過來,猶豫了一下,把它抱到懷裡.

   "藍小落,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好不好?"

   她抱著出兔子走出去,我趕緊跟上,如我所料,我成功出了公寓.

   看來我的行動完全是取決于這隻蠢兔子.我穿過小落的手,摸了摸兔子的頭.真沒想到我也會落到這境地,要依靠這傢伙和這個世界聯繫,還要受制于它.shit!我都要同情我自己了.

   小落居然坐公交去到郊外.幸好我跟來了,一個女孩在夜晚來到這麼荒涼的地方多危險!

   不,如果真有什麽不幸發生,現在像孤魂一樣的我也根本沒法去保護她!

   我必須讓小落儘快回去!要是坐不到末班公交就麻煩了!我無從得知現在的準確時間,我只能估算大概是八點多,這裡的公交是八點停還是十點?我折回去看公交站牌,卻突然撞上了玻璃.shit!我回頭看見小落已經走出一段距離了,她正在抱著蠢兔子往斜坡下面走.

   她要幹什麼?!下面是海!

   我追著她的背影跟下來,她踩著被月曬成銀白色的沙粒,一步步沿著海岸線走.我在後面踩著她的留下的兩行腳印,重複著她走過的每一步.她的影子印在左側的沙上,這裡,只有兩行腳印,也只有一個影子.

   走了一段之後她把兔子放在沙灘上,脫了鞋子,把腳丫探進了海水裡.

   她一直往大海的深處靠近,離岸越來越遠,我有點擔心,於是又把蠢兔子碰倒了,可是跌到溫柔的沙粒,沒有發出一絲響聲.小落背對著海岸,今夜的風很大,吹得她的衣袖貼著幼細的胳膊顫動著,我辨別不出被海水浸沒膝蓋的她是否正在顫抖.我感覺不到水的溫度,但今天陰天,而且才三月,海水估計是有點刺骨的冷.我想要勸她回岸,但我無計可施.

   她在離岸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水平面切在她大腿的中部.

   她就這樣站著,仰望著天空.

   今夜原本陰雨多雲,如今月光從厚厚的云里掙脫出來,發出清冷的光芒.雲團很厚,月光在上面留下微弱的邊緣光,就像恐怖片里災難降臨的先兆.

   我就在岸上凝望我的女孩,月光為她勾出一圈銀色的輪廓,僅穿著一件大T恤的她背對著陸風,似乎隨時都可能被吹到大海的深處.但是她的脊背挺得非常直,就像不畏懼任何風雨的礁石一樣立在海水裡.

   我不能夠完全懂得她現在的心情.

   這一個畫面讓我不自覺地聯想到"永恆".我錯覺時間要靜止了.

   天空濃重卻帶著危險的吸引力,就像沿著雲層往里走,就可以走到月亮面前.或者風不是要把我的女孩吹到海裡,而是要把她送到一輪銀月前.我無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我能想像到月光鋪滿她光潔的臉龐時脫俗的清麗.她此刻是否如我祈願的平靜?

    我想我忘不了這個瞬間,我感覺她離我很遠很遠,就像我們之間出現的那道玻璃一樣,我們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仰望著同一片夜空.

    她把時間磨成岸邊蒼白的沙,隨風而飄,隨水而流.直到月再次被雲層吞噬,她緩緩走回海岸,躺在了沙里,她抱緊出兔子,蜷縮成一團.月光微弱,我幾乎看不見她的影子,她和發白的細沙融成一片.

   "阿智,今晚沒有流星."

   我也躺下來,從背後抱緊她.她單薄的身子在我懷裡瑟瑟發抖.

   我答應送你漫天星星,卻送不起你一顆許願的流星.我們都曾如此自大,在命運的齒輪下我們渺小如塵埃.

    如果有流星,你會許什麽愿?

    沒有流星的時候,我們就對月光許願吧.只是,傻瓜,你要明白,這個世界并沒有童話.

评论

热度(3)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