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days,afterlife>

chapter 6 -- lan coffee 蘭致咖啡

    是我太累了嗎?

    早上小落起床的時候我竟然沒有醒來.

    昨晚是什麽時候睡著的?我記得我在等日出,但我沒有等到.

    我起来找她,她就在客厅的矮桌前坐着.我马上闻到雀巢速溶咖啡的香味--幸好我现在不会有饥饿感.大四的时候在咖啡馆做过兼职,对于不同品种的咖啡还是有一定的辨别能力,速溶咖啡的味道和手摸咖啡是完全不一样的.小落不太讲究这个,平时都是上网买特价的雀巢咖啡.我偶尔会为她煮杯咖啡,也只是在我回忆起我们走在一起的过程时我会有那个闲情逸致,平日我就和她一样,只在熬夜的时候喝.

   她上学期为了期末作业熬夜时就懒洋洋地向我抱怨:"阿智,我最近都把咖啡当兴奋剂喝了."

   然后我揉着她凌乱的短发笑道:"真乖,你没有把兴奋剂当咖啡喝." 

   结果是那得到安慰的小生物乖乖爬回電腦前繼續奮鬥.

    傻瓜不知道出來工作之後會更慘,幾乎每週都有幾天要熬夜.但是在她離開校園之前,我不希望她太早去面對.即使以後,我想我也可以為她護航的,為此我要努力工作.

   我當時就是這麼想的,縱使我不能給她十分富裕的生活,至少也要讓她一直簡單快樂,外面的壓力應該由作為男人的我去面對,她負責為夢想而活著,我負責為她而活著.

    我聽到雨點落進水塘的清脆聲響.我的傻瓜又開始哭了,眼淚落到她手心的咖啡里.那隻鈷藍色的咖啡杯就是我從兼職的店裡偷出來給她的,還被老闆發現了,很尷尬.

    咖啡杯的里側刻著小小的字母"LUO",是我知道她名字后刻上去的,以後她每次來咖啡店光顧我就拿這隻杯子遞給她.她很快就發現了那幾個字母,自然很快也明白我"別有用心".

    我坐到她對面捧著她的雙手,陪她一起回憶.

   我們第二次見面就在"afternoon&coffee",我但是在那裡兼職.那時候我在現在工作的設計公司實習,工資非常微薄,只能勉強支付校舍的房租,我又不想問爸媽要錢.身邊的朋友都在實習,但他們實習期間的待遇比我好很多,他們都停止了向父母要錢.男生都好強,自然不願意被人取笑,因此我在晚上和週末就到咖啡店做兼職賺點生活費.

    "afternoon&coffee"就在我們大學附近,很多學弟學妹都會選擇在下課后到這裡坐一坐,喝杯咖啡,聊聊天.這也是我選擇這份兼職的一個原因--不是爲了泡學妹,我藍智不是那種人--雖然我後來的確這麼做了,但初衷真的並非如此.和同屬設計學院的學弟學妹交流可以給我帶來許多靈感,對於我的正職工作很有幫助.事實也證明我是英明的,我是唯一一個在實習期后被錄用的實習生,並且得到比在其他單位工作的同學好的待遇,如果不是那場車禍,我下個月就會從助理升爲正式的設計師......

    扯遠了,我們回到那家咖啡店.

   我在開始工作后的第二個星期再次遇見她的,她像所有放學后無所事事的學妹一樣來這裡和咖啡,但她是一個人來的.後來我才知道她不是沒有閨蜜,而是恰好那個時候她的兩個閨蜜都不在國內.所有嘛,緣分!

    是另一個waiter為她下單的,點了一杯玫瑰奶茶,咖啡師傅說沒有玫瑰奶茶了,叫我過去說說.我當時突然想到一個餿主意,就問師傅:"阿木,你最拿手的是什麽?"

    阿木說當然是招牌的cappuccino,我就讓阿木做一杯.我挑了個鈷藍色的杯子遞給阿木:"哥們,用這個盛."他很疑惑,但還是照做了.藍色杯子是用來盛奶昔的,但我的餿主意需要用它來增加點特色.男生都願意想方設法讓喜歡的女孩印象深刻.我承認在見到她時我就發現自己喜歡她,我不是那種在背後默默注視的男生,我更樂意主動出擊.當然也建立在我比較自信的基礎上.

    "Lan Coffee."我不漏痕跡地呈上咖啡.

    如我所料她驚訝地抬起頭,然後禮貌地糾正:"不好意思,我點的是'玫瑰奶茶'."

    我以為她會馬上認出我,看來她記性不太好,我要提示一下她了.

    "非常抱歉,玫瑰已經送給一位可愛的女孩,所以,今天沒有玫瑰奶茶."

   "哦,那就換原味奶茶吧."她微笑著點頭.

    瞬間,挫敗感席捲全身.她居然沒想起來.那天的花估計也被扔了吧......我藍智第一次在女生面前不討好,還是自己喜歡的女生!看著那傻瓜的笑容,我發誓我絕不能輕易放棄!

    我再次微笑:"爲什麽不試試咖啡呢?"

    "對不起,我...我不喝咖啡的,很抱歉."她小心翼翼地回應.

    顯然我拿到了說話的主動權.

    我故意輕笑一下:"是咖啡過敏?"

    "呃,不是,只是..一直都不喝."

    "在coffee shop對一名咖啡師傅說你不喝咖啡?"我充分演繹了一個油腔滑調的男生的角色--男生在搭訕女生時說的關於自己的話通常有一半是假的.

    "我...我不是針對你,我..."

    "不試過是不會知道的.這杯咖啡叫'Lan Coffee',蘭致咖啡,你會喜歡的."

    "那...我試試,謝謝."她才菜單上看了幾眼,然後問我,"是新品嗎?"

    根本就沒有這杯咖啡,我怎麼答?我總不能說是個新名字,它原本叫cappuccino吧!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搭訕的對象會把話題引到哪裡,所以搭訕本身是很考應變能力的.

    "至少對於你是."

    "哦,那我可以提個建議嗎?"

   "樂意之至."

    "配咖啡還是用你們原來的紅杯子好看,用藍色杯子顏色不太搭."

   她注意到這一點我非常滿意.日後的相處里,我漸漸發現她對於一些細節是很苛求的,但大部份時候很馬大哈.

    "明天,你會見到準備更充足的'蘭致'的."說完我就走了,說謊不宜說太多,容易穿幫.如果一會她跟我具體討論起咖啡的口感什麽的,我根本依據都答不上.

    結帳的時候我又過去了.

   "感謝你的品嘗,今天算我的.希望明天再來."

   "哈?"她愣住了,"那..謝謝."

    我裝模作樣地拿出筆記本做記錄,然後讓她簽名.她沒有簽全名,只是簽了"LUO",字跡如我想像的可愛.

    "慢走."我就這么目送著懵懂的小落走出咖啡店.我直覺她明天還會來.而我的直覺非常準,她往後幾天都有來,但她喝到的依然是用鈷藍色杯子裝的cappuccino.阿木看在眼裡就告誡我上得山多終遇虎,結果第五天就被老闆叫了過去.

     我剛把咖啡呈上打算和她說幾句,那時我已經借"回饋意見"之名拿到她的手機號碼,當然我沒有打電話去找她--那太明顯了,我一直按兵不動,堅持走慢熱路線,所以我異常珍惜每天下午她來喝咖啡的幾十分鐘去多瞭解她.

    "藍智,過來一下好嗎?"店長大人就在那個時候召喚我.店長是個嚴肅的中年大叔,有幾分文藝氣息,總是一臉凝重.

    "藍智,剛才你送到3號桌的是什麽?"

   "稟告店長大人,是咖啡."我儘量表現得輕鬆一點,希望氣氛不要太尷尬.

   "你難道不知道咖啡要用紅色杯子嗎?!阿木做咖啡時用錯了,你做waiter的就直接稱出來給客人?!快去道歉!"

   我心裡一定默默駡了幾百遍shit了.他罵我不是問題,問題是他也許想要向客人表達一下他作為老闆的"負責任",他一直以整個店都聽到的音量說,所以,她一定聽到了.

   我一邊極力想著怎麼圓場,一邊在老闆的注視下走向小落.

   我剛打算開口,她先說話了:"你叫'蘭致'?"

    "是的,是藍色的藍,智慧的智."

    "哦,我剛才還以為他在叫咖啡過去呢."

   我以為她是故意岔開話題避免我尷尬,熟悉她才知道她是真的沒留意到老闆話里的重點.

   知道我不是咖啡師傅之後她依然每天下午來,沒有因此而產生隔閡,相反我們有了更多的話題--當然是在老闆外出的前提下.

    "阿智..."她的聲線把我從回憶里喚醒.我以為她會說些什麽,可是最後我等來的是沉默.

    當她捧著咖啡杯,裏面的咖啡由熱變涼,她是以怎樣一種心情在回放我們的過去呢?

    記憶很美好,所以失去的時候很痛.

   一整天,我們相對,除了一聲阿智,她什麽也沒說過.晚飯時候她的肚子在叫,她叫了份外賣,吃了幾口就塞進冰箱裡了.我很擔心她的身體狀況,她一直營養不良,身體不太好,非常消瘦,我怕這麼失魂下去她會因為低血糖而暈倒.我現在沒辦法送她去醫院,她一個人住在這小公寓里很讓人擔憂.

    她很早就躺會床上,但我清楚感覺到她很晚才睡著,她緊緊抱著那隻蠢兔子,凌晨兩點多的時候才見到她的手漸漸放鬆下來.

   人在無助的時候總想抱緊什麽,就像我現在用力抱著小落--可我依然感覺不到她在我懷裡,那份只屬於她的溫柔我再也感覺不到了.

    窗外,是濃重的夜.

   


附:剛定了稿就把咖啡喝光了~完全默寫的,自作自受呀~!我知道寫了也不會有人看,但這是我對自己的承諾,我一定要寫完24篇!

评论

热度(1)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