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days,afterlife>

chapter4--bad news

    今天小落醒得很早--好吧,我是指相對她睡懶覺的週末而言.

    十點的時候她從我懷裡離開,我馬上驚醒了.原來,如同她沒有蠢兔子睡不好一樣,我沒有傻小落也會睡不好.

    "阿智......"她又在找我了.這次她終於拿起手機打我電話了.我走過去貼近手機偷聽--我的手機是在車禍現場報廢了嗎?還是被當成我的遺物歸還給我的家人?

    "您好,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我的galaxy3才買了兩個月就報廢了嗎?不是吧,早知道不換手機了,把錢存下來到放年假的時候帶小落去趟海南更實在.這世界最殘忍的三個字原來並不是小落以前說的"不包郵",而是我現在滿腦子的"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坐那輛出租車.....沒有"早知道",也沒有後悔藥.

    她不甘心,又撥了好幾遍,都得到同樣的回答.接著她開始打我幾個好友的電話,但是他們都表示么偶有見過我.而和我一起長大的哥們阿鋒估計還沒起床,手機關機了.

    今天是3月9號,距離我出事已經第三天了,我的家人肯定已經獲知我的死訊,可我不能肯定阿鋒是否被告知了.理論上來說,阿鋒和小落一個是我好哥們一個是我女朋友,哥哥在通知阿鋒的同時也會告知小落,可現實不一定.因為我的家人並不認可小落.他們為我設想了優秀的人生,從小寄予我厚望,希望我子承父業--我爸爸是開設計公司的,我就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可是我畢業之後就搬出來和小落一起租公寓住了,我在;另一家設計公司上班,做設計師助理,收著僅夠維持我們兩個生活支出的薪水.這使我的父母很憤怒,但他們一直疼愛我不捨得責備我,因此他們把不滿轉嫁到我無辜的傻瓜身上.

    我隱約明白我的父母也介意小落的家庭環境.她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家裡經濟條件不是很好,讀大學也是申請貧困助學金的.可是她仍舊是我心目中的小公主,無可代替.

    即使沒有小落我也不會回去接我爸爸的公司的,哥哥足夠能幹,他可以獨當一面,而我也更願意過簡單點的生活.我不想一輩子都被人說我是"富二代",說我靠家裡.許多朋友說到我三四十歲還一無所有時我就會發現自己現在有多麼幼稚,我說我現在就知道自己很幼稚,可我依然堅持走自己的路.

    有了小落之後我更想靠自己的雙手給她幸福.

    聯繫不到我她放下手機,抱著膝蓋蹲在床邊.據說那是嬰兒在母親腹中的姿勢,人在沒有安全感時就會這樣抱著自己.我的傻瓜是個很敏感的女孩,非常缺乏安全感--我不知道是不是和她不圓滿的成長環境有關.所以我以往總是盡可能多陪著她,儘管她一直沒提出這樣的要求,可我仍然不忍心經常留她一個人獨處.

    也許我不應該這麼做,令她慢慢依賴我,需要我.可作為一個男生,我確實很自私地希望我的女孩可以依賴我,然後由我去保護她.我沒法兌現的承諾再一次刺痛我--明明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還是依稀心痛.我沒料想到這一天,我許諾的時候是虔誠而認真的,我真的想要護你一世無憂.

    "阿智.....你去哪裡了......怎麼不告訴我......"她語帶哭腔,我馬上走到她旁邊伸手摟著她瘦削的肩.

    傻瓜,千萬別哭,我就在這里.

    "我想你了,出來好不好......"

    許久,她又拿起桌上的手機.我好奇地看了一下,以為她要找閨蜜哭訴一下,罵罵她的壞蛋男友,卻見到她把光標移到我家裡的電話上.

    不要!

    我還沒準備好,我不知道怎麼去面對我已經死了的事實--不,我是不知道怎麼讓她面對我已經不在人世的事實.太突然了.

    她按下通話鍵時我想阻止也沒有用了.電話嘟嘟叫了幾聲后接通了.

    "你好."我媽媽的聲音聽上去十分疲憊,這幾天她都怎樣了?憔悴了不少吧?我不自覺就湊近手機喊了句"媽",雖然我知道她不可能聽見,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伯母,您好,我是小落......"她的聲音在顫抖.我的父母曾在我上班之後來過公寓找她,我不知道他們都談了什麽,事後我怎麼追問她都隻字不提,但從我回去時她的臉色來看,我能猜到我父母說的一些話給她留下可怕的陰影了,此後她很害怕面對我的父母--即使我在場她也會極力閃躲.我沒有和我爸爸媽媽再提起那件事,我知道一旦我護著她,他們會更加討厭她,甚至會說出更難聽的話去傷害她.

    現在她主動聯繫我家裡人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

    "小落,以前的事是阿姨過分了,對不起.原諒我現在沒有心情說話,你也好好保重."我能想像到媽媽一定已經哭腫了眼,一臉悲痛.我的媽媽,我怎麼對得起她?

    "伯母,很抱歉打擾到您,我就是想問問阿智在不在您這邊?"她在我媽媽掛斷前急忙追問.

    "你不知道阿智已經......"話到一半媽媽就哭了出來,沒有說清楚.

    媽媽......

    "伯母,發生了什麽事?!阿智怎麼了?!我求您告訴我,他怎麼了?!"小落顯得十分慌亂,我從沒見過她這樣子,除了畫,她基本什麽都不放在心上,自然很少會緊張.

    "阿智他......"電話那頭泣不成聲,"他...他...他出車禍死了!"

    "伯母!您說什麽?!不可能!"她沖著電話大喊.真的,我沒有見過她這麼狼狽這麼失控,她像是瘋子一樣尖叫著,眼淚瞬間污染了她清透的肌膚.

    "小落......節哀......如果願意的話過兩天的追悼會你也來吧.我先挂了,對不起."

    兩個我最愛的女人在電話的兩頭哭泣,而我就在其中一個身邊,卻無法給她們一點安慰.小落的目光沒有了往日的神采,她癱軟在地板上,眼淚從她的大眼睛里不斷溢出,她也不去擦,就像失去知覺一樣喃喃自語:"不會的,不可能......阿智,不可能,是不是?你們串謀起來捉弄我......"

    傻瓜,若我活著,我怎捨得和你開這樣的玩笑?我怎能原諒自己害你傷心?

    "阿智,你快出來,我好害怕!"

    我過去抱住她,用盡全力想要抱緊她,可她感覺不到,我的懷抱再也不能安撫她.

    她一直哭,最後把頭埋進膝蓋裡.我貼著她的肩膀坐在她身旁,雙手摟著她的肩.她僅穿著一件寬鬆的白T恤,領子太寬滑了下來,露出一點她單薄的鎖骨和消瘦的肩膀.我只想把她狠狠揉進我的身體里,想吻遍她的每一滴眼淚,可我是那樣無能為力!我什麽都做不到!只能看著我的傻瓜抽泣!

    傻瓜,別哭了好不好,多丑.

    傻瓜,別哭,我在,別怕.

    傻瓜......

    夕陽把窗框的影子拖得很長,房間越來越昏暗,知道完全黑下來.她忘了去開燈.她哭了一整天,期間打過幾個電話給阿鋒,最後接通了,阿鋒向她證實了我的死.她就這樣一直哭,偶爾自言自語幾句,甚至沒有喝過一滴水.

    我沒見過她哭的樣子.她雖然比較敏感,容易悲傷,但她哭的時候總是躲起來不讓我見到的.她怎麼能哭上整整一天?如果去世的是小落,我是不是也會如此?

    傻瓜,停一下,先吃點東西好不好?別餓壞了身體.

    她聽不到.

    很久之後,她終於哭累了,保持著抱腿而坐的姿勢睡著了.

    "阿智......"在朦朧間,我聽到她說了很多次夢話.

    這一夜,她沒有開床頭燈,沒有抱蠢兔子,沒有等我回來.

    終究是要面對的,過幾天就會好起來了吧.沒有我,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別讓我離開的時候仍舊不放心你.

    一覺醒來之後,明天會是新的一天,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评论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