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0

 一個老朋友的到訪

已經五年沒有見面,這是和Z認識的第九個年頭。已經忘記我們是怎麼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明明初中的時候也算不上特別要好,畢業後卻意外地熟絡。又是為什麼有那麼幾年失去了聯繫,這些都已經找不到原因了。似乎和很多老朋友都是這樣,聚聚散散,到重逢時才驚覺時光荏苒,慶幸友情不變。

也許我曾有意無意地和初中的同學疏遠,因為一些我不願意重提的記憶,卻在再見後發現大家都學會了寬恕和珍惜。這樣的分別像是一種獨自的成長和反省,最後使我們終成歷得起風雨的畢生摯友,想來亦是神明的一份恩賜。

出去接Z的路上還在想,幾年不見,想必彼此變化也是不小,等下能不能認出對方呢?我忘了戴眼鏡了,卻認出了路對面的他,他也停下來看著我。原來有種熟悉跟外貌無關,就是可以在人群里憑感覺認出一個人,就像之前之之在漫展里叫住cos成另一個樣子的我一樣,或許是出於某份感應吧。我說不清楚,如同我無法解釋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一樣。

Z說:好久不見

我說:我餓了

然後我們都笑了。這點還是沒變呵嗬,在初中的時候我吃得特別多,時常在上課時覺得餓,就會磨坐在過道另一邊的Z給我零食,我很記得Z那個白色帶滾輪的收納箱里一本書也沒有,只有零食,最多的是四洲番茄味的蘇打餅,那個時候全班人都喜歡那種餅乾。Z會把打開了包裝的餅乾放在箱子上,從第一個座位一直往後推,一排同學都拿來吃,拿完就推向下一位,最後再把箱子推回來。大家都是那麼默契地做著這件事,從來沒有人商量過,以至於從來沒有被老師發現過。我想我們都有一種吃貨的“惺惺相惜”吧。

我覺得一定程度上說,我以前是被Z和其他幾個哥們寵壞的孩子,所以離開他們之後我才真的長大了,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吃完飯我和Z在校道上來回走著,聊天,什麼話題都聊。他跟我說得比較多的就是他們新校區的樣子,還有他喜歡著的女孩子。後來他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女孩子想什麼。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在感情這個問題上比你失敗。我們後來談到畢業之後的打算,我說我會回SD,但我想三十歲之前出去走走。他說我太理想主義了,社會要現實很多,沒有金錢和權勢,你根本沒有任性的餘地。我不知道如何去解釋這個問題,他缺席的我的那段生活里,很多想法他還無法明白,至少這點他還不能。我說我或者是不會有婚姻的人,他說你別傻,趕緊戀愛,差不多就嫁了,不然你爸媽著急。我覺得很無奈,因為爸媽已經跟我談過了,可我能怎麼辦,我做不到。他開始勸我,說都二十一了,男孩子倒是不急,女孩子再過幾年就沒人要了。聽著他這麼說我特別感慨,一個因為你變老就不愛你的人,真的能跟你過一輩子嗎?或者我要的愛情真的太理想化,有多少人是用愛走到最後,大都是以習慣在堅持吧。可即使我明白,我不會放棄去尋找和等待。

我說:謝謝你替我著急,好意領了

Z歎了口氣,我知道他是真的想我好。

我沒有告訴過Z關於Liang的事,覺得有點尷尬,也怕他會抓著這個來勸我戀愛。我跟Liang之間是沒有可能的了,原本就是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惹起的,何況感覺是有時間性的,都隔了這麼多年,當初那點懵懂的喜歡早就被他人取代。我明白,Liang不是在時隔那麼些年發現自己喜歡我了或者被我感動了,他只是寂寞了,也許他自己并沒有意識到。我很婉轉地拒絕Liang的,正如我很多年前的畢業禮我很婉轉地告訴他我有點喜歡他一樣。

想起這件事我才忽然覺得,友情果然是比愛情堅貞的存在。就像我和Z,從來未有過友情以外的感覺,所以可以在重逢之後繼續一起成長;而和Liang的感情,終在沒有結果的歲月裡枯萎。Liang跟我說對不起的時候我覺得很彆扭,為什麼要道歉?因為他沒有回應我當初的感情?Liang內心依然是個過分細膩的孩子吧,其實我感謝他沒有回應過,因為我在分開之後我才真正遇到那個讓我懂得愛的人。

Z要回去吃晚飯,我就送他到公交站了,他翻著日程表跟我說:下週我有空,來找我玩吧,請你吃去。我說我也有珠江的願望還沒機會實現,還真的想來。他說幫我聯繫An讓我去住一晚,這樣就可以帶我看夜景了。

因為大學幾年宅在宿舍太長時間了,每次出門都要猶豫很久,現在卻難得有這種隨意的感覺,隨時能出發,這樣真好。也是非常想念An呢,希望Z能和她聯繫上。

謝謝Z的到訪,這段日子的苦悶也有了暫時的紓解,雖然他根本不懂畫畫的事。這個偏僻的地方,來一趟不容易,這麼冷的天,真是件溫暖的事。

评论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