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會無期

一直覺得,人感到空虛,不是感情空,是思想空了,所以一個人的時候,要麼靜下來看看書,要麼戴上耳機,看部好片。

之前有閨蜜跟我說:你會看《後會無期》的,你會愛《後會無期》的,我還知道,你還會寫《後悔無期》的。

對於她說的話,我不懷疑,因為我不比她少了解自己。我本來就挺喜歡韓寒的作品,小人物的故事,小人物的笑與淚,也算是一種共鳴吧。

但我沒有在熱映時到電影院去看,說來慚愧,竟沒有找到誰陪我看部公路片,這年頭,大家都實在吧,花個幾十塊去影院就要看點好萊塢的,否則回去發個朋友圈都覺得丟臉。也好,一個人對著電腦看,落得清淨吧。人在靜下來的時候,才能好好思考,因為你左右腦都閒下來了。

說回影片吧,這次不談海報,不談鏡頭,只寫寫感受。塵土飛揚的鏡頭別有一番風味卻也真的就只是塵埃,終會落定。

一个被遺忘的島,三個被遺棄的人,一次橫跨中國的遠行,這場經歷註定不是簡單的故事。他們在找一個立足點,一個可以裝下他們所有抱負和吶喊的瓶子。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他們的理想平實簡單,實現起來卻偏偏困難。就像我們每一個,那點佔滿我們思想的追求,也許在有錢有勢的人眼裡就是脫口而出的笑談而已。周沫說,在大城市至少公平一些,江河說是,但在大城市有錢有勢的人會更公平一些。他們不那麼舒坦,卻又可以接受這個現實,與我們大多數人相同。所以我們就是在他們身上,看著自己的影子,跟著他們經歷,也跟著他們思索。

浩漢是個敢於追求的人,他敢把自己的吶喊吼出來,相對豐富的人生閱歷使得他更加敏銳,他說小孩子才分對錯,大人只看利弊。但他卻是個善良的人,每一次江河的善意他都沒有反對,即使他有過猶豫和質疑。他就是這樣吧,衝動點,仗義得很,有著一個振興家鄉的夢,卻又被現實折磨出傷痕。也可以說,他內心還很純真,能夠通過書信聯繫單戀劉鶯鶯十八年,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男孩。大家都能猜到這次相見必定令人失望,畢竟現實永遠不如夢境,只是大家沒猜到這現實到底能傷人到什麼程度。劉鶯鶯說,沒關係,喜歡就會放肆,但愛是克制。這些年,又真的只有浩漢動了情?十八年對於劉鶯鶯而言何嘗容易,許多真相,我們如果有選擇權,是寧願不知的,但我們都沒有試過“如果”。溫水煮青蛙,他蓋上鍋蓋,對江河說,這才是現實。我們這些小人物,到底是溫水里的青蛙,還是把它們煮熟果腹的人?說來都是不幸,只是彼此的際遇不盡相同。浩漢或者一事無成,可他還有他的堅守,關於友情,關於故鄉,他說帶不走的留不下,留不下的別牽掛,那個時刻,他理想的閣樓是不是已經坍塌?假如還沒有,又還能在生活的衝擊下堅持多久?我們最不忍看的,就是人看不到燈光的時刻,因為我們怕自己在重複這樣的故事。所幸,韓寒沒有把故事延伸下去。
至於江河,他木訥,有點死板,博學,有著大多數人所不齒的同情心,善良得被浩漢斷定為"不適合在社會上混的人"。我們身邊或者還有一兩個這樣的朋友,從理想主義這方面來說,我倒是和江河有點像,明知道現實不會如此理想卻總是留有念想,所以看著江河會有些許相惜的感覺,也許思想世界越豐富的人越不懂得走出自己的花園,還傻氣地相信自己的牽牛花會爬出籬笆開出一片芬芳。江河總是帶點呆,總是被騙,卻依然會去繼續信任人,我們時不時笑話這類人很傻,但心裡面又會心疼他們,不自覺就去保護這樣的人。他們就像還沒有長大的孩子,這份天真在我們這些世故的人里顯得如此可愛,不同的是,孩子的天真來自於無知,而這些人卻在知曉現實殘酷之後選擇了保持內心的真,其實更可貴,不是麼?從內在說,他比浩漢要堅強很多,即使他們都被現實無數次玩弄,江河還是沒有什麼能動搖他的信念。所以最後,振興了家鄉的,是他,這個不適合在社會上生存的理想主義者,謝謝韓寒,給了我們一種叫做"信念"的東西。我們的血肉之軀那麼脆弱,我們的夢想呢,它可以很強大,也可以比生命體本身更脆弱,就看我們能不能學會流乾眼淚重新對這個世界微笑。
浩漢對江河說,<旅行者>的結尾應該這樣寫:"告別的時候一定要用力一點,多說一句,說不定就成了最後一句;多看一眼,說不定就成了最後一眼。“那時候他並不相信江河會真的寫本書,他更不會猜到他的理想,江河會在幾年之後為他實現。江河一個人回到東極島,影片里出現過那麼多人,那麼多的相遇,那麼多的分離,誰也沒有說過再見,原來後會真的無期,當時卻惘然不知。最後的一幕裡,蘇米靠盡他懷裡,在與現實的對決裡,這個固執的男人,贏得了他自己的人生。我們是不是也要學會在命運的荊棘裡朝自己的方向走下去,即使爬,也爬到終點,又或者即使犧牲在路上,也不折返?一輩子真的很短,十八歲那年我開始我意識到這一點,於是我對自己作了一個決定,用這短短幾十年去實現我自己那些"天馬行空"、"不切實際"的夢想,也許這樣活著,我才能覺得自己沒有在浪費空氣。我們卑微的生命也許做不到太轟烈,卻還是能夠為自己堅守一份信念,即使所有人都在嘲笑你癡人說夢,你自己也要去相信自己,只要你還相信著,你就還有希望,也只要你還相信著,這個世界就不至於沒有一個人相信你。我們都還年輕,也許一無所有,但時間給了一張支票,就看我們敢不敢向生活提現了。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
選擇了,就往下走,正如米蘭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裡寫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們無法驗證每一個決定的對錯,既然如此,何防一直錯下去,活著就應該好好活著。
一段路走下去,遇見新的人,丟失舊的人,在一起的時候好好珍惜,在分開的時候緊緊擁抱,重逢遙遙無期,但只要相信,我們總是能找到彼此的。

有機會,我把我的故事都講給你聽……


PS:謝謝你們看到這裡,真的,曾經有個語文老師跟我說,覺得我連個議論文都寫不好,憑什麼寫文,但我不是個聽話的孩子吧。借用一下《後會無期》的一句台詞”有時候,你想證明給一萬個人看,到後來,你發現只得到了一個明白的人,那就夠了”。謝謝你們一直給我鼓勵!

评论(9)

热度(8)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