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年開始學做飯,起初是跟母親學,母親總是怕我浪費食物,不敢讓我自己煮,後來就索性去奶奶家學。奶奶做飯香,自然就特別嫌棄我做的菜渣子,但是奶奶會吃,吃得很多。終於是會煮幾道家常菜了,一放假就跑奶奶家,以拜師之名給她做飯。

        爺爺在世時沒給他們煮過一頓飯,現在說來都內疚。現在這種天氣,站在廚房了炒幾道菜也會一身汗,小時候跟爺爺奶奶一起住的時候,兩老是遭了多少罪。父母把我和姐姐丟給爺爺奶奶養,如今長大了也只跟他們親厚了。站在廚房給奶奶做飯的時候心裡特滿足,在我什麼也不能給予的現在,能為她做點什麼都好。

        早幾年我是野得厲害,爺爺去世那年,一個人去了北京也不跟家裡說,怕奶奶生氣,隔了一個月才敢打電話過去,結果奶奶一接電話就問:"吃得好不好?北京冷不冷?我好擔心你"。那會兒特別難受,我說:"奶奶,我去考清華好不好?"爺爺去世的時候,我們在他隨身的記事本裡看到一句話:"無論如何,讓孩子們上大學"。,我想去圓這個心願,我更想成為他們的驕傲。奶奶說:"考不考清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好好的"。我沒考上重本的時候,奶奶也是這麼說的。在他們心裡一直都是,長點肉比考滿分讓他們開心。

         有時候奶奶不在家,我去附近街坊那找她,她就會跟別人說:"這是我孫女,來給我做飯",我喜歡看到她說話時一臉的幸福,我能做的,太少。奶奶年輕時算是個大家閨秀,長得漂亮,人也賢惠,是看不慣我這種假小子性格的,關起門怎麼數落都行,出門就護短,誇得我都不好意思大笑。老人家到這個歲數,她要的不多,就想膝下子孫多陪陪她罷了,偏偏年輕人都有自己生活,忽視了她。

        放假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工作,我是天天賴著奶奶,吃完飯我們一起看電視,她睡午覺我就回家。為了迎合年輕人口味,奶奶也追起台灣的偶像劇,時不時給我劇透,我也就裝著好奇一直聽,這樣她會覺得自己沒有老,她喜歡我們誇她開明識大體,也喜歡我們誇她年輕漂亮,事實也是的,她是個難得的甜奶奶,知書識禮,通情達理。每個老人都是一座正在燃燒的圖書館,奶奶是座現代化的。

        這些小日子讓我找到一種歸屬感,家的感覺。好像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她不再變老,我不再長大,我們每天從柴米油鹽聊到家國天下,每天看重播的電視劇,每天買菜做飯洗碗。在家的時候我總是定不下來,想逃離,但原來世界還有這麼個角落,讓我感覺安定,原來,家的感覺真的會在人身上找到。

        這幾年我一點點開展我的旅途,每個長假我都在賺錢去下一個地方,這個假期是兼職都泡湯了,才有更多時間粘著奶奶,想想不免難受,我們在奮鬥自己的生活時太容易忽略他們,他們太安靜,不吵不鬧,而我們的世界太煩雜,以至於我們聽不見他們的嘆息。我們的野心一天天壯大,他們也一天天老去。陪奶奶去探望姨婆時,姨婆拍著我的手背低聲說:"人最怕'子慾養而親不在'啊",我反過來拍拍姨婆粗糙的手,點點頭,我懂。我希望你們都懂,我們總是計劃著以後賺了錢怎麼報答他們,但很多人忘了,他們不一定等得到我們出人頭地,等得到我們功成名就,等得到我們成家立室,等得到我們君臨天下,他們甚至不一定等得到我們一推再推的團圓飯。我們能做的本來就不多,不要吝嗇陪他們吃個飯的時間

评论(4)

热度(1)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