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記憶裡,沿著涌邊的小路也有這樣的樹,蝴蝶型的葉子,脈絡清晰,綠得幾近透明,那時候夏天好像不那麼熱,天是很純粹的藍,有雲,有風箏,有大葵扇,有要不斷的冰棒,還有微笑的爺爺奶奶。我長大了他們就老去了,我也想一直不長大,但是植物照樣春天發芽秋天落葉,我們改變不了時間,只能去記憶去珍惜。細細碎碎平平淡淡的日子,我代替爺爺,陪奶奶聊柴米油鹽,聊家長里短,現在才猛然發現他已經離開了那麼些年,我們每次想起,都會忍不住笑,又忍不住濕了眼角。愛有時候也像株植物,安靜地扎根,安靜地生長

评论

热度(2)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