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2

很久沒有敲鍵盤寫寫字了

一忙起來日記本都會擺進書架,好幾天不動筆

從很久之前開始就用英文去寫日記,有時就那麼幾行字,有時會寫滿滿一頁,寥寥草草的花體,也就自己看得懂就好

再偏好,總歸中文才是母語,再花十年去學一門語言,也不會比中文理解得深刻。何嘗不是跟自己賭氣,就為了避免一些多手翻我日記本的人,寫了那麼久的英文

微博上也是一直以英文為主,也不為別的,就是過濾一下無聊的搭訕。某種意義上說,別人沒說錯,我高冷,看對象吧,也總會有被我像貓一樣寵著的人

心很談,很多事就覺得無關痛癢,在乎的少了也並非每個朋友都可以忍受。依舊保留著睡前看看朋友動態的習慣,那些他們以為遠去的關心,我一直在給,只是人的交友圈大了,那點關心慢慢就比不上新來的人了。關掉電腦關掉手機,我就坐在陽台吹風,夜了也看星,記憶那些我們都那麼單純的日子,然後給未眠的人道晚安。我能給的,原來真不多

只怪在我什麼都在意什麼都樂於佔有的過往沒來得及認識這些朋友,我學會了給予自由,他們卻學會了渴求束縛。對於感情的質疑何嘗不是一份隔閡,懼怕不在身邊的距離,慢慢拉扯心里的位置。之於我,如此多餘

很多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像個獨居者,在昏暗的單間,無意識地躺在床上望著殘破的天花板,數著水龍頭滴水的聲音,光溜進來,照出一地啤酒瓶子的輪廓--就那麼一個場景在我意識里一遍遍重演,令我恍惚很久,就像下一秒夕陽的光移動角度照到床上的人時,我會看到自己微張的唇一樣

我猛然發現我從來沒有得到過安全感。我那麼勇敢地對抗著生活的一招一式,那麼沒心沒肺地笑,歡樂得連我自己都沒發覺這份缺失。我不對任何人發脾氣,很多年沒有了,真的。以往我覺得這是我性格的淡然,現在才意識到是害怕。沒有人可以讓我抱著哭或者哭著罵,因為沒有人可以讓我感到篤定。怕人心痛怕人累也怕人煩,最後就是沒休止地去笑下去

凡事都不要看得太透了,看破紅塵的人都齋戒沐浴踏入佛門了。我們糊塗點,做個凡人就夠。佛若慈悲,便不逼人撕裂繁榮直視悲涼;我若慈悲,眷顧這凡塵萬載足矣

评论(10)

热度(4)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