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想去大漠走走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一個女子愛大漠黃沙,將軍說我許你一個家,在外征戰託人帶回一個小荷包,裝著沙,穿越重重宮門送達深宮。後來將軍戰死,帝皇說我許你一世寵愛,連年征戰,在盛世時期,帶她看漫漫黃沙。

我當時想,這個女子必定傾國傾城吧。

 

以往我不愛荒涼,也不知何時開始突然就很想去看看。如同我不知我何時開始有了四處遊走的衝動。年幼的我不過是個膽小乖巧的孩子,竟不知為何漸漸長成了如今這麼個野孩子,總是想出走。花花說想要去趟敦煌,我說給我時間好不好,我需要賺錢買機票,在我實現明年的旅途之前。花花說等不到他就自己出發了,我說好,不要等不必等。

認識祖信叔叔之後我一直想走趟西藏,看看他文字裡的“天上人間”,但至今未出發。我有太多地方想去,卻都只能一點點慢慢存錢去。旅行是件一發不可收拾的事,邁出第一步,你就不會停下來。

 

漫漫黃沙,到底是怎樣一種景象?

我無數次幻想,卻找不到一種依託。你總是需要親眼去看的,別人的文字和照片無法告訴你全部。

也許我們會再次發現自己的渺小,也許我們會再次明白我們活著所有的愛恨不過是漫天沙塵中的一粒,在風裡消逝。我想知道。

三毛走過的撒哈拉,如果沒有荷西,會怎樣?

评论

热度(1)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