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非在意人言人語,而是我知道,能得到方先生的批評是我的幸運

他帶過數千的學生,大概也僅得數十人能夠和他保有聯繫,全是天之驕子,我何德何能

在這麼多吹捧里,願意對我說真話的人真的不多了,格外需要珍惜

今天竟把早上的數學課都睡過去了,昨晚是一宿未眠

昨晚關機前看到方先生的評論的,然後到床上塞著耳機聽了一晚上的linkin park,想借Chester Bennington清透的嗓音排解一下煩躁,卻是忍不住一直在想

以前有人跟我說方先生說話是三句話罵哭一個人,我沒見識過,但我深信不疑。他擅長看到人的弱點,然後給你致命一擊。我想一直以來他對我算是比較溫和的了,以往打擊過我之後也會給點鼓勵讓我乖乖爬回去繼續沒日沒夜地畫,儘管他完全不懂得去安慰人

他那麼平淡的一句話可以對我觸動那麼大,正是因為我知道他總是對的,我也知道他為我好

當初考央美的時候在考場時他給我發了短信,可惜我關機了沒看。坦然,在中國藝考作弊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你們不需要驚訝,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多公平不公平,我一直都知道,我也明白當時那種清高是讓自己跟規則作對,不吝於自取滅亡,可那時候就是這麼天真傻氣,相信并不存在的正義。我出了考場之後開機看到他的短信,我呆了很久,我的短信內容和其他人不一樣!只有我的那條不是群發的,並且是個非常好的創意。我最後告訴方先生我沒有看短信時,他什麽都沒說,但我知道他對我很失望

方先生就是這樣一個人吧,他對你好你不容易發現的,他是那種細緻得可怕的處女座

上次EF的比賽,走投無路時打了電話向他求助,他幫我想了很久,我一直在叫嚷著不許罵我,他顯得很無奈。我早已不是他的學生了,他已經不會再罵我了。以前罵我也不過是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吧,我想我大概是連鐵都不是

很多人跟我說方先生不是好人,這個世界能有幾個好人,至少他待我很好

我肯定他的善意的同時就進入了可怕的自我否定

我以為從北京回來之後自己已經看透了很多,也是有所長進的,可突然他來提醒我我還是在原地,打擊真的是致命的

幸好我是個被心裡醫生說是“過度樂觀”的人,說白了就是小強一樣的生物,傷心了幾個小時,最後還是決定要繼續的。既然決定要一輩子都畫畫,現在才二十歲,發現問題倒回去改正還有足夠的時間,就是需要點勇氣而已。正視自己的不足是個很痛苦的過程,要去承認它很難,要去改正它一定更難。但我決意要面對

沒有人逼你當大觸的,但你要逼你自己。你可以一輩子都沒有成為大觸,但你不能當一輩子的渣渣

如果你容忍了自己的錯誤,你永遠也不會達到自己想要的高度。活到今天,渾渾噩噩地過,心中僅有一絲清明,我放手了,我就真的完了。我必將不原諒自己的懦弱的

重新振作,給我時間,你們會見到更好的作品,更好的我的!

加油加油!

评论(6)

热度(2)

© 青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